珍品——兰鑫炎

我曾尝过人间珍馐,食得山珍海味,而我的珍品却是一碗平淡无奇的粥。
粥的做法但它的外表一样简单。将米洗净,放入锅中,加适量的水,用小火慢慢地煮然后,就等时间来施展魔力了。米与水在锅中,充分融合,在’咕都咕嘟的气泡下,交织旋转,米变得软而大了,水变得浓而白了。等粥煮熟了,香气伴随着水汽扑面而来,一瞬间,整个厨房便弥在香气与水汽之中了。那香气浓而醇,不等鼻子细细品味”刚吸入的,后面的香气又紧跟着来了。
我迫不及待地把粥陷出来,这粥是与锅中的其他伙伴依依不舍不愿断开,我把碗紧贴在锅边不愿浪费滴米汤或是一粒米。我端着锅来到桌边。用鼻子用力吸着它的香气然后用筷子拨着粥送到碗边并拼命用嘴哦吸着。顾不上它烫人的热情这时妈妈便会坐在旁,安详地看着我吃。平日里我几乎是伴随着米香起床的,待我洗漱完毕,桌上便静静地放着一碗粉,以及碗上的水汽了。妈妈平时也是这样看我,好像她自己却不急切地品尝她的劳动成果。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吃,我偶发疑问说:妈妈,你为什么不吃!她笑了笑,说:我送你上学后回来吃。”那粥都凉啦!”我不解为什她吃得比我快还要回来吃。凉粥可不好吃!可我似乎是嘴上一套行动上另一套,我吃完了一碗又打了一碗然后照往常一样上学了。今天,妈妈还是不吃我不解了。今天我可不用去上学呀!我嘴里含着粥好奇地问:妈妈你怎么还不吃?“她笑了笑说我等你吃完我再吃。”我点点头正当我想到再打一碗粥时猛然发现锅中的粥已少得可怜了,在那愣住的几秒里,我不住地结问自己:为什么天天吃那么多粥却不给妈妈留多一些?我也忽而明白了妈妈不与我一同吃粥是怕妈吃了我不够吃。我惭愧!于是我从橱柜中抽出妈妈的碗,打上热腾腾的粥,妈妈很惊讶想推托我却已把碗送到她面前,面怀笑意又略带内疫地说:“妈妈,你今天可以吃一碗热腾腾的粥了!”
一碗白白的粥,很普通连接的却是母与子的亲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