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看见

我已经看见

听说长安城有个名角儿,从皇城角楼一跃而下,可不是,可怜个妙音人呐,最拿手的便是霸王别姬,不知惹多少皇城公子倾心。

可……为何?

呵,不过爱了个假霸王,做了一回真虞姬。

我喜欢程蝶衣,正因为他不疯魔不成活。风华绝代是袁四爷赏的,也是万千观众赏的。蝶衣疣,蝶衣嗔,蝶衣癫,因为有戏,有小楼。

民国的母亲把小豆子送来时就知道了,他与小癫子跑去买冰糖葫芦就知道了,他落泪时便知道了,他要成为的是名角儿。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小豆子记住的是这句,他真成女娇娥了,他真做女娇娥了。

我愿常说蝶衣的情,他是虞姬,对霸王矢志不渝的真虞姬。童年,年少时小石头对小豆子的照料是蝶衣的情的缘起。被母亲割去手指,进了戏班子,对他来说早已不是什么痛了。师傅常说要“从一而终”,他确实照此活了一辈子,因为少一分,一秒,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

蝶衣与小楼常唱《霸王别姬》,在戏里,霸王英勇,虞姬娇嗔。霸王不想其他,只念虞姬在戏外只有真虞姬,假霸王。没了霸王,蝶衣唱贵妃醉酒,一颦一笑皆忧伤,虞姬为何而死,因为爱霸王呀?

蝶衣其实不恨菊仙吧,菊仙也没有那么忌惮蝶衣吧,只是因为他们爱错了霸王。菊仙懂蝶衣啊,捧着一颗真诚的心去爱,无果。菊仙怎么不懂女人心思呢?她怎么不懂蝶衣要的那个拥抱?她怎么不懂有两个虞姬不被选择的失落?她又如何不懂被段小楼自家检举时的心碎?菊仙也是虞姬。

没有霸王后的虞姬,爱不成,活不成。

多年后,在剧院里,“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响起,小楼说,“错了”。或许直到那时,蝶衣才念起“我本是男儿郎”。没有虞姬了,也没有霸王别姬了。

我只是想有蝶衣的那一份情,无情,活不久。我做不到那样爱着一个假霸王,但也做不到十足的爱自己,因为爱是要有本线的,自己要有被爱的一面,自己也要学去爱。

拜托别打断这一折,因为我已经看见通往未来道路,叫,有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