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园小游——吴佳慧

天气虽然还是炎热的,却已过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天,漫步在“雨打芭蕉”的秋天了。

虽说秋天是寂寥的,它却也为我们带来了香桂和苦菊。此时,初秋的季节,一切秋该有的样子才刚刚发酵。

桂树上的花苞才一点点大,还是青涩的,会落的树叶的边缘已然微微泛起了突兀的褐黄色·,小草已经有些发蔫了,不复往日生机。

夜里漫步在楼下的小院里,虽说是小园,却也用铁栏栅分成了两部分,一边是靠河的岸,一边是靠楼的地,互不干涉,却也有铁门可以通行。

石榴树上果,悄然渐成熟。枇杷在夏好,到秋已无迹。绿植新结种,青翠若圆球。两旁花开盛,正是粉紫时。别人莫去扰,它自知泠暖。可怜连夜雨,瓣终落大枝。碾作香泥尘,还有风骨存。

这虽是一幅凄淡景,枝上却还有几簇留着,和命运做着抗争,不愿随遇而安,却也谨记既来之,则安之,忽然想起韩今谅的《将错就错》:春天里一枝/栀子花/开得振振有词/看错了季节/我也不能/早谢呀。虽不是春天,也不是栀子,却一样有一股错就错了,但不能放弃自己的劲儿。

看着被风带起,却又在半途被丢下的花心疼不已,却也明白,花落下的时候没死,风捡起花,又丢下,花才死了,原来,身死并不可怕,心死才是药石罔效。

走进黄昏的灯圈里,想起和朋友分别的时候,终于知道告别就是,先离开的人,影子拖在地上,很长很长,我下意识地转过头,身后空若无物,只有我的影子,被灯光无限延长,像一个狰狞的巨人般,强迫自己不去看它,却又忍不住的害怕。

枫叶尚未成熟,叶子还是青的,像青苹果的颜色,涩涩的却又散着香,让人着迷,我知道,不久后,它们就会变红,会像火一样,燃烧起来。

秋天,它的性格多变,它既多愁善感却也热情似火。

时候已不早,姮娥打着哈欠躲进了云里。该回去了,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