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孙常林

今天是二月初二天气晴朗。
今天下午,妈妈坐在门口,一边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一边理着大蒜。原本埋头苦写的我也走出家门。连着几个礼拜的阴雨天气,令人心情压抑,这会儿天终于晴了。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也照在心里,生活真美好!
从老家带来的曼珠沙华(也称彼岸花)活过来了。离开了半天土壤的他们,黄着脸,耸拉着肩,赶忙种到花坛里去。这是鲜红色的彼岸花,像血。它的花瓣又长又细,瓣边翻卷。花蕊比花瓣还长,向上,顶端一点黑。它开花的时候是看不到叶子的,只有一根笔直的茎撑着艳美多娇的花朵。夏天叶子凋零,数日之后,笔挺的茎便冒出来。花谢后叶子又长了出来,他冬天时不凋的。霜寒打不消他坚强的意志,他又是可悲的,花叶永生不得相见,在日本,它的花语是“恶魔的温柔”耐人寻味。花坛里的它们生机勃勃,我静静等待它叶片的凋零。我不会为它的叶片而伤心,我只会为他的重生而喜悦,死亡既新的开始。
还湿润的土地上,菠菜生气勃勃,葡萄却还没抽出新叶石榴也是一样。桂花树苗认准时机,新叶都已经长得很大,比起去年的老叶显得稚嫩很多。这棵树小的时候被狗啃过,啃得只剩两片残叶,近五年过去了这棵树长高了(虽然还是比我矮那么一点),长粗了,叶子也十分繁盛,五年未开花。今年会开吗?我想闻你的花香,迷人的桂花香,沁人心脾的桂花香,待秋天来临花香四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