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薛煜佳     

世界之大 无奇不有,班级之小,而“牛人”汇聚一堂。                    题记

俗话说得好“人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事实不过如此,我这几日也留心观察一下,发现许多“牛人”隐藏在我们班中。

前几日,与一位值日班长王婷一起排队领饭,在漫长而又喧闹的长队中与她聊聊奇闻异事,不知怎的,我突然问了句,“咦,你觉得我们班哪个女生特别能吃”,我转身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只见他指了指自己,“一定是我”,我满脸不行,“怎么可能庄大哥才是最能吃的呢。”我立即反驳回去,她摇了摇手,一脸自信的说“信不信由你”,我忽然感觉自己的猜测很有误,却脸上挂不住面子,但又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好机会去看看眼界,就装出一份期待的样子,摇着她什么时候:“婷姐,你就像我暂时性的技术好吗?”她得意的笑了笑说一声等着。

拿到饭,我像一只跟屁虫似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婷姐后面,她拿起饭勺盛了一大碗饭,我有些吃惊又故作镇定的说:“你吃你吃得完吗?”她向我笑了笑,两眼眯成了两条细细长长的月牙,我sheng了直到他一半的饭就继续跟了上去,

找了处座,我们面对面坐下,他吃了几根菜叶,嫌热气冷了她的眼泪将眼镜脱下,折好放在一边,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接下来的动作,他就将每一份菜都尝了一下,似乎做出了决定,接着像红烧肉,水煮菜芽和小新在一起波金饭碗,因为放得比较小,所以有些菜移到了饭菜格中取出,用筷子拌了拌,吃了两大口我有些亲起来说,“这是你独门美食王氏拌饭吗?”他闲着也看着我要埋下头,继续想让他的美食一口两口,一大盘饭菜正在渐渐消失,露出光洁的盘底,这种速度足以可以用蚕食鲸吞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当他将最后一颗青菜叶卷的最后几粒米饭塞入后。我这才慢慢开始咀嚼起,不是已经喊了多久的米饭,他将两只手放在膝盖上,“黑黑”才像我对微笑说,“我吃完了,你快吃”,我这才反应过来,胡乱的吃了几口,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整条路都忘了,他的手臂摇着晃着向他传授一些独门秘诀。

这就是我们班女生中的大胃王王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