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兰鑫炎

我们班有位牛人,他姓史名东佳,人称“史东坡”。先别拿他与苏东坡比,那苏轼是座山,他顶多算是丘陵,但丘陵也有丘陵的雄伟,丘陵也有丘陵的豪迈。
他果真是丘陵。在班中他个子的确不高,但他是机灵的、勤奋的。在班中最活跃的是他,在班中努力的也是他,他爱嬉戏,但不深迷于嬉戏;他爱学习,可绝不会一头栽进书里—-死学。
他真牛,那是如风一般的奔跑。舞荡在胸前的手臂,充满着力量,小而有力的腿迈着快速而稳健的步子,在跑步时,他的双眼是放光的。
仍记得有一次运动会上,他参加四百米跑,参赛者大多是田径队队员。唯独他不是,他自感有种“鸡立鹤群”,不过这只鸡是只雄鸡,他高歌猛进,他如飞一般奔跑着,双臂像摇曳的枝条。时值早秋,太阳势力未减,灼灼的。我注意到她的脸已红得像那太阳般,“东东,加油!”我喊着,他听到了——他所过之处,凡是略高的草皆“为之所后倾”。渐渐地,他留下那活力四射的背影和那冒着热气的汗珠。
这体力是他先天的优势,作为朋友,他那种重情重义,谦和之态便展现出来了。
我与他相识近十个月了,最初使我与他相识,是临近开学,我们一起去搬书,他那负责任的品质便深深感染了我。从此,我们便成了至交。
正值五一,我沾他的光去高中和他打球,他球技是很精湛的,而我却不大在行,他先是教我运球,又是教我投篮,还与我玩“爬楼梯”(一种投篮训练方式)。接着,我们便开始打比赛了。
他知道我好胜心强,也知道他实力很强,便让了我——当我发起进攻时,他竟不去抢球,只是挡在我前面不往后退,木木的少了他平时的机灵,两回合后我便领先他四分;当他发起进攻时,我是认真防守的,激烈的抛开了我平时的文弱,他却故意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投篮,有一回合,他已攻至篮下,只需轻轻一投即即可将球投入篮筐,他却一用力,将球打在篮筐上弹了出去……
史东佳,以他强健的体魄与重情重义的品质使我折服,他是我们班的牛人,也是我永远的至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