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孟子涛

我的童年是在老家度过的,那里条件并没有现在好,但我在那儿并不孤独,因为那里永远绿树成荫,百草丰茂。

我家门前有很多白果树,这些白果树边是我童年的玩伴,它们陪着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农田离我家并不远,我经常爬上白果树看爷爷辛勤劳作。白果树并不难爬,我双手抱着树干,双脚踩着树上凸凹不平的树瘤,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爬上去,长大些后就越来越熟练,只需要脚一蹬便可以上去了。

因为那时老家我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我整天待在白果树上,不愿下来。因为这些白果树长得比较密集,所以我可以轻而易举的从一棵树蹦到另一棵树上。每当爷爷看到时,便会笑着对我说:你天天在树上,都快变成只猴子啦!这时我就会对爷爷做个鬼脸。

当然,老在树上待着也会闲得无聊的,这时我便在树上躺着,睡起觉来,但是我害怕翻身时摔在地上,于是我轻轻对白果树说:我睡一会儿,可别让我摔到地上啊!每到这时树叶便哗哗作响,似乎是在回应着我的要求。

这些白果树,也经常保护我。那时农村有很多野狗,村里经常听说有人给咬了,一天我一个人到集市,回来的路上我颇感不安,路上除了我一个行人也没有。据说那些野狗就是趁这时间伤人的。我不禁吓出了冷汗并加快了步伐,希望尽快逃离。忽然后面草丛里发出一阵响声,伴随着汪汪的声音,我吓得飞奔起来,却不料一跤摔到地上,我连滚带爬来到家门口的白果树下,眼看野狗就要冲上来了,我来不及思考便一下窜上了树。野狗在树下疯狂的叫着,惊魂未定的我这才想起呼喊爷爷来救命。

可好景不长,农村升级改造,家门口的石子路改成了水泥路,两旁的白果树也都被修剪成了秃子,看着光秃秃的树干我暗自伤心了好久。几天后,父母把我接到城里上小学,我恋恋不舍的告别了爷爷奶奶,还有我的白果树。

又是几年,我再回老家,还未进门便看到白果树长出了新的枝芽。一根根细的枝条精神抖擞的斜着向上。

家门口的白果树,是生活的强者更是生活的智者,也是我最好的玩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