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你是春的使节,让残雪溶解,染成青黛的天,等着细雨停歇……
我家门前有一棵梨花树,它不高不矮,不肥不瘦,不清不浊。花瓣泛白,通透,稀薄。落地积层,又像极了给大地覆了一层薄袄。
妈妈爱披着散发到树下读书,树影婆娑,她常是看着看着,抬起头,享受一阵花雨,又即兴吟一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很多人都喜欢这棵树,他的花儿那样的纯洁。
梨花是有花季的,这棵树当然也逃不过,一旦花期过了,再绽花便要盼来年了,这棵树未能幸免,除了开花,便只剩星星点点的绿,无人问津了。于是,它孤独的守着余岁,等待来年。
那时,我会守着一片白茫茫的花海,享受花雨滋润,赏玩它轻柔的花瓣,它也陪着我一同成长。
冬至春又过,醉酒千杯落,几载寒暑更替,忽闻它枯死了,我开始想念它了,我想:无论它是什么样,绿叶,亦或白花,那至少证明它存在,可如今,它是荡然无存了。
童年永远都会在,玩伴却一个接着一个去往天涯海角,记忆似乎只剩下零碎几块。想要弥补,却又忽而发现,即使用尽全力,也无济于事,惘然若失。
我是爱玩拼图的,如今童年那副拼图却拼不好,似是少了两块,一块是白雪似的梨花滩,一块洁白的梨花树。
最宝贵的东西,不一定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有些事,再难回头,把握当下,铭记过去,方得始终。
今日我又梦见它了。梦见那棵梨花树,梦见妈妈又坐在树下,花瓣纷落,她轻捋发梢,将花瓣抚下,于掌心方寸之间,细细端详,刹那泪下。
梦回间,春光流懈,归去在,落花时节,最离别,晴空绵延,是千山万水间那一点,如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