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孙浩涵

那一年,我爸爸送给了我爷爷一套茶具。
我幼儿园那一会,正好多出来一套茶具,家里没有地方放,就送给了我爷爷。
那套茶具是用瓷做的,摆在一个托盘上面。茶具是一个茶壶与六个小茶杯,像一个母亲带着六个小孩子一般。每一个茶具上都拥有一朵花,这是一朵紫色的花,长相奇特,古怪。每一朵花都不一样,但它们都有着一位仙女一样的美丽。
每一次我们一家回到家探亲。爷爷总是喜欢把那一套茶具上的破布子“辉煌”而又“隆重”的拿下来,让后把原来反扣在托盘上的茶杯在反过来。把中间的茶壶拿到饮水机旁灌水。而这些水一般都是我与爷爷刚从上山的小路尽头的湖中打来的,有清凉又可口,就是有点脏,但只要微微热一下就好了。爷爷把水倒入四个杯子中去,接着会让我们拿起杯子向各方“敬酒”。
但是,那套茶具也是不可能让我爷爷永远永远的用下去,于是我爸爸边想找个时间让那套茶具“洗心革面”一下。
当然,由于时间的流动,我的爷爷也是对那套茶具有了一点情感的,他会像我的语文老师对它们说话,已经将它们当成人,每天捧在手里像个无价之宝,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黄金”之类的呢。
他找到了我爸爸,带有坑求意义的说:“哎呀,别换了,我都用习惯了。再说了,你还是省省你手中的钱吧,给我孙子上学用。”“不行,我明白你对那套茶具的情义很深,但是你总归不可能永远都用它吧,今天我拿一个小茶杯要喝水,都粘在上面了,很容易碎,不安全。你也不怎么清理那些杯子,细菌肯定也很多。”我爸爸有理有据,斩钉截铁的说到。爷爷沉思了一会,沉重的说:“好吧,我明白了。”说完,就低着头坐回了房间看电视。
现在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见那套茶具了,可能是我爸爸大发慈心的让我爷爷珍藏起来,也可能让我爷爷随着破碎的声音扔了它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