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王维安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忆起过往,不知有多少玩伴随我左右,可有一位“玩伴”也偷偷在我心中生根、发芽,它,只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枣树。

在儿时快乐而又模糊的记忆里,我们家门口的菜园里,一棵枣树,直直的挺在园子的中央,青翠可爱,我经常沿着石路去摸摸它,看着它在风中安然地摇摆。

时光如白驹过隙,好似一瞬间,一年过去了,那枣树已长得比我还高大半截,我伸手去撩那高高的树叶,却怎么也碰不着,那枣树好似知道了我的小愿望,借助风,弯了弯原本挺直的腰板,这下我轻松地摘到叶片,高兴地上蹦下跳,那时起,我认为,枣树也是我的好伙伴,以后的每个傍晚,树下都会有个人影,那就是我。

又过了一年,枣树长大了,是我的好几倍高,成了参天大树,园子里头,也多了些阴凉。夏天来了,那儿也成了傍晚的乘凉盛地。我拿了张板凳坐在树旁,远望着夕阳,那光酒在树叶上,成了金黄色,我仰起头望着枣树,避开光,我惊讶地发现,枝头竟分出了些许花芽,有的已露出了半个口儿,含苞待放。六月中旬,花都开了,像一个个花仙子,粉色的上衣,嫩绿的长裙,这里一串,那儿一串,我意外极了,调皮地爬上树杆,想采一朵,可我怕从树干上摔下,这时,它却显得分外宁静,好似就等着我去将它采下,得到了花,我感觉我们的关系更加密切。

结了枣,我们全家都高高兴兴,我贴着树摇摇隐隐落下几个,青中带着红,咬上一口,爽口脆甜,也许这是它对我们的馈赠。以后总感觉,有了它在,才会充满快乐,它就成了我最好的玩伴。

如今,我已搬家,那枣树也被搬进姑父家的厂,它如今怎样?我不知,愿它安好,枣树我童年的玩伴,它乘载着我童年的美好记忆,我不会忘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