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薛闻雨

楼下的孩子在阳光下奔跑着,跳跃着,汗珠滚过他们上扬的嘴角, 浸湿了童年。而我,与纸笔同在,童年充满着木头铅笔的味道。

我生性腼腆,自在襁褓里时就不愿与其他孩子照面。等到我刚会跑,别人都在一起嬉闹,我独自躲在门后眼巴巴地看看。被别人发现了,我便捂住险赶紧跑走了。以后,我便坐在窗旁爸爸的书桌上望着窗外发呆。上了幼儿园,第一次接触到木头铅笔,我就迷上了这个文具, 我还不会握笔时,我就开始用木头铅笔画画了。听妈妈说,我满手抓着笔杆子,在白纸上不停地画,有时几个小时都不停歇。当时身子小,就趴在书桌上画,一动不动。爸爸要工作了,要把我跑走,可我就像生了根似的,抱不走。爸爸只好将键盘放在我身上工作,我也怪配合从不叫唤,从不乱动。

后来大了些,能握住笔了,也拥有了自己的书桌,就在窗前。楼底下,一群孩子尽情欢笑,楼上,我给他们画肖像。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了。

少年初长成,我不愿再一个人,便勇敢地去结识伙伴。我有了朋友,便少了握铅笔的时间。我爱哭,跟明友在一起时也会常哭。哭多了,朋友就不乐意了,是啊!谁喜欢整天看着一张哭丧脸呢?我又重新握起了铅笔,坐在了书桌前。笔落白纸,铅香与木香交融,我吸了一口气,顿时心情万里无云。铅笔才是最了解我的玩件。

我渐渐开始用木头铅笔画漫画,简洁不加修饰,一线一点都表达了我内心的情感。铅笔,是见证了我成长的玩伴。

我的画艺不精,没有多么高大上的技法,但它们是我用心用木头铅笔画出来的,独一无二。我为自己画过一幅全身像,画上我的右手里,攥着一只木头钻笔。

木头铅笔似长在我手上,这一生也不会放下。是我形影不离的玩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