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彭坤琪

五月,枇杷又青了。
门前两棵枇杷树生的愈加繁茂了,如今,它的枝就将触到我家的窗户了。那枇杷的叶极光亮,宛如裹了蜡一般。粗壮的枝干,厚厚的叶片,枇杷树遮住了大片的阳光,洒下一片荫凉。
每次,走到枇杷树下,看到那青青的枇杷,总是情不自禁地笑出来。记得小时候,看着这小青果,便觉得有趣,还采下来吃过。不过,青枇杷独留下酸涩的味道。后来,还骗小伙伴吃过,每次看到他们被青枇杷酸到时,会笑着跑开。童年时,那份淘气,那份天真,大概都被封存在这小小的青枇杷里了吧。
童年时,总是会倚在那枇杷树下,抬头看上面,都是枇杷的绿意。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钻过来,点点光斑落了满身,倒是温暖。坐着,坐着,会被带入梦乡,梦见枇杷树上结满了枇杷,金黄的。
有一年,枇杷叶在秋未来临时,便枯黄,凋落了。听父亲说,是因为虫子,将枇杷树的内部啃完了,现在,这枇杷树离死不远了。那年,枇杷全是青色,没有变黄。少了枇杷的甜,那年似乎有些无趣。那是,几乎每天,我都期盼着枇杷快些成熟,但直至白雪纷飞,仍是那样的,枇杷树下少了孩子的笑声,叶枯黄,没了生机。第二年,刚开春,其他树上都已生了新叶,唯独那枇杷树毫无生机。春末,枇杷树的枝干光秃秃的。夏初,许是枇杷知晓阳光太暖,我太热,竟生了新叶,我自是又惊又喜。夏末时,枇杷树又是绿意盎然的了。我从那以后,没再靠在枇杷树上,因为我怕它又会秋未至,叶先落。
然如今,一切安好。枇杷树仍盛,枇杷仍金黄。
这个陪伴我多年的玩伴,为我留下绿荫;为我带来甜味;为我继续生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