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你是春的时节,让残雪溶解,染成青黛的天。等着细雨停歇。
我的玩伴,是家门前的一棵小树,它很平凡,我不知其品种,只知道它四季常青,从不开花。
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在我家院子里。长得虽不是很高,根却扎的深,在地表蔓延开来,突出地面的根茎,显得很有韧劲。光由此推测,它似是比我大了几辈。我却视它为小友,与它格外亲近。
夏日里,我喜欢躺在树底下,不过显然,我不适宜在炎炎烈日下久待,我却不甚担心,每每到了正午最热的时候,它的影子总是投在我的身上,顿时就暑意全消。
当我与邻家孩子玩捉迷藏的时候,它总是“挺身而出”,为我提供“庇护所”,让我可以时常取胜,每每那时,我们似乎总是为了我们的互相配合而相视一笑。
小时候,爷爷叫我摘树叶,然后将树叶吹得噼噼啪啪的响,我觉得这个游戏甚是有趣,却从不随便采摘那树上的叶子,只待风吹落一片叶子,我就依偎着它,给它吹各种音调,直到夕阳西下……
我也喜欢爬树,它的树干早已被我爬得很光滑。我常常上树,一番玩弄之后,也在树上进入了梦乡,然后,世界很安静,仿佛再没有人扰我们清梦,我们也就成为了彼此的梦。
梦中,你素颜,裹着云烟,诗意了远方,湿润了心间……
冬至春又过,醉酒千杯落,几载寒暑交替,它还是守着家,而我却只回去见过它一次,那时我已与它一般高了,今番,却又梦见它,梦见童年时的玩伴,梦见我们每好的童年。
梦回间,春光流懈,归去在,落花时节。醉离别,晴空绵延,是千山万水间那一点,如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