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陈瑜扬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落木萧萧,琉璃叶下琼葩吐。素香柔树。雅称幽人趣。”眼前是一树开得正茂的丁香。
丁香是优雅的、安静的、美丽的,就像春天的使者,悄然的把花蕾绽满枝头,如霞如烟,在这短暂的春天里如火盛开。细嫩的柄托着五六片浅紫色的花瓣,每片花瓣都互相偎依,片片都小巧纤细,尽力向外舒展,时而露出星星点点的花蕊。就像一位窈窕淑女,清纯如水,卓然而立。花瓣看起来软软的,有一种想捏一捏的冲动。可我不敢触碰,生怕伤到她。心形的叶子挨挨济济的,排着展开,上面布满了细小的软毛,绿油油、水生生、鲜嫩嫩,像一个个碧绿的小桃子。在这些小桃子的簇拥下,美丽、淡雅的紫丁香探出了头,绽开了笑脸。
更醉人的还是丁香兰麝般的香气。伴随着春风,紫气像羽毛一样飘逸。她的芳香不像球兰那样浓郁刺鼻,也不像桃花那样清淡无味,是适中的,香中带有甜味,恰到好处。我站在树下,闭上眼睛,陶醉着……
忽然记起儿时家中也有一棵丁香。我最喜欢这棵树了。每到春天,我不同他人那样盼望着绵绵春雨,我盼望着的却是一场丁香花雨。雨是紫色的,还带着香味儿,随着微风落下,在我身边萦绕。花洒满一地,踩上去软绵绵的。小一点的我总是喜欢在地上捡着落下的丁香花瓣,放在手心上,仔细欣赏。或是轻轻一吹,看着飞舞的花瓣,陶醉的笑。等我长大些,便央求爷爷把我抱上树。找到一根较大的枝条,用力一摇。眼前的,头顶的,脚下的丁香花全都纷纷落下,落在我的头顶,落在我的鼻尖……
朴素的丁香花,就像我从小的玩伴,陪伴着我一路成长。是她让我的童年灿烂而美丽,也更是她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无意争先,梅蕊休相妒。”初春,丁香花团锦簇,香飘万里。但她不会与其他花争春,只会独自绽放,独自美丽。深秋,浓绿的叶子即使承载着雪霜也迟迟不肯落下,虽然看起来朴素,素装淡裹,好似很温和,但也不缺刚烈。永远柔中带刚,顽强的生活着。严冬,它那无叶无花的枝条在风雪中,仍在默默的孕育着下一个春天灿烂美丽的花潮……
丁香花犹如人,经历了美好,热情洋溢的青春,顽强,坚守梦想的壮年,最后步入苍然的老年。但是生命的轮回是无止境的。一年过完又是新的一年,一个春天过后又是新的灿烂的春天,一树丁香的绽放后又在孕育着下一轮。她不贪求人们的赞美,也不奢望人们的爱恋,默默的,无声的,开着。
那树丁香触动了我的情思,她就是我的玩伴,让她的美丽在我心头永远的绽放。我忆着丁香,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