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史元昊

微风拂过,皱了一池春水,空气中氲氤着淡淡的花香,叶的影子在纸上翻转跳跃。吟一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看向窗外,才发现,是她,着一身素白,悄悄地立在那,一脸笑意……猛然惊醒,原来,是梦一场。

那是,儿时家里庭院中的一颗槐花树。
在那个春日的清晨,我被一阵来自梦中的花香唤醒,那香味甘甜淡雅,撩人心脾,却又若有若无。那留意于空中的甜香,吸引着我,呼唤着我,拉扯着我,我向庭院中走去,为之一震,眼前一亮――满满一树的雪白,袅袅低垂,如瀑布般倾泻回溅。这时的槐树,再不能固守他冬日的宁静,将储蓄一冬的思念,恣肆的挂满枝头。
我跑到她身边,抬头仰望,发现她亦如此高大。
风吹过,片片槐花随风飘落,宛如玲珑的玉蝶,轻轻的伏在了地上。
我坐在她旁边,和她说话,她似乎能听懂我说的话,派落花来解除心中的疑惑。
儿时的我,亦是调皮的,可她总不介意,陪我玩到黄昏时。
我两手扒着树干,两腿蜷缩,用两个膝盖夹着树干,弓着腰,两手相上一夹,两膝同时向上移动,不一会儿,便爬的很高了。
我站在她的肩膀上,看的很远,她用长长的手臂抚摸着我的头。
玩的累了,便倚着她,伴着她的花香,进入梦乡……
到了槐花飘落的季,一朵朵,一片片静静的飘落,飘出扑鼻的香咏,飘出满地缤纷的花。我时常静静地站在树下,这时的她,带给我的是不语,不叹,不喜,不悲,自在而坦然。
“落花无言,人如淡菊。”我似乎体会到了这种意境。那是美的淡雅,在这一刻,我才真正读懂了她。
还花落无言,惟有风相随。
她的朴素,她的淡泊,她的纯洁,都是她生命的色彩。
下一年春天,依旧是我与她。
后来,老院拆了,她也被抬走,再找不到她的身影。
但她,但那段快乐的时光,永远不会被遗忘,因为,她是我不离不弃的玩伴,是我童年的调色盘。
一树白花,承载着我与她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