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轻抚着一双破旧的舞鞋,仿佛它就是我的知己,亲人,它正是我那时的“玩伴”。
初次见面,是在商场,面对橱窗内鞋花里胡哨的舞鞋,不禁微微皱眉,甚至心生一种厌恶之情,母亲倒十分兴奋的给我推荐,我一直微笑摇头表示我并未心动。
母亲了解我,让我自己去选,我慢悠悠地在一架架鞋柜前晃动,表示我毫无兴趣。不知为何,蓦然回首,忽见一双素白的鞋,纯的如雪,任何的装饰都显得多余,心有些触动。
我走近,母亲见状,赶忙让我试脚,穿上这双白舞鞋很舒服,这仿佛是为我量身定做般,我满意的点点头。笑若桃花般对母亲说:“就这双吧!”母亲看了看,有些犹豫,它不配我那金色的舞裙,我毫不在乎道:“那把舞裙换了吧!”母亲哑口无言,只好答应。
从此,它便一直陪伴着我,从练习到比赛。都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我算是体验到了,那时的地板滑,常常会因为鞋滑或在跳跃时摔倒,有时也会因手脚不协调而摔。膝盖流血过,手臂脱臼过,脚腕扭伤过······我都经历了。那时,也成了大家的笑柄和讽刺的对象,我亦无曾反抗过。
一个舞者,一双好的舞鞋是很重要,那双素白的鞋陪了我很久,当大家都离开时,我还在舞蹈房对着镜子练习,有时会抚摸鞋,对它说:“坚持一下,和我一样,好吗?”有人认为这很可笑,而我亦不理睬。
不知是练了多久,鞋出现了皱的痕迹,有一次洗脚,无意间,看见脚底出现了好几个茧。一天清晨,老师带领我们进舞房,看见木色的地板上出现白色的痕迹,老师用手摸了一下,是磨擦造成的!大家十分惊讶,我却轻轻地对我的鞋说:“看看你干的好事,地板都被你磨破了,”谁都没有听见,唯有自己和这素白的舞鞋。
能上场表演了,我依旧穿着无比朴素的白鞋,与那些闪闪发亮的舞鞋相比。更为逊色,他们仍在嘲笑,我与之不理。
“有请下一位选手上场”,到我了,一上台,就听见四面八方的声音:“这舞鞋好旧呀!她肯定要输!”“是啊,是啊”我自信的笑,轻声地对舞鞋说:“靠你了”,它似乎能感觉到。
音乐响起,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浸在音乐中,猛然睁眼,脑子此刻早已放空,自己的脚仿佛与鞋融为一体,跃转,跳跃。这个舞台上, 已感受不到人们与聚光灯的存在,清风轻拂,似身处花草之中,忘我,难以自拔。
最后,我是被一片掌声惊醒,评委说我跳过头了,因为当时音乐停止时我还在跳舞,走下台见其它选手沮丧的表情,仿佛认为自己已经失败了。
丑小鸭变白天鹅,人们欣赏它那展翅飞翔的美丽的瞬间,更应该赞赏它那背后的坚持与努力,更应该讴歌它那经历的磨砺与艰苦,足尖上展现的风采,那一刹那的美丽,却凝聚了无数艰辛与痛苦。
最感谢的是我脚下的这双素白的鞋,是它们陪伴我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也只有它们知道我受过多少伤,忍过多少痛,流过多少汗。它们已经不是普通的玩伴了,而是一种精神的支柱。如果可以我还想与它们共舞。
望着白鞋,往日的辛酸转变甜蜜,昔日在舞房的玩伴,今日已成为守护旧时的回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