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独居卧室一隅,是我的书桌。书桌前的阳台上,摆着一盆吊兰。这盆吊兰已经晒过了不知多少年的太阳,依然长得茂盛。
春天,柳树抽出了嫩芽,小草从土里钻出来,稀稀落落的听到些候鸟归南的叫声。春天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将金光铺满吊兰的枝叶。经过了一个冬天的休息,它也该苏醒了。风儿也透过窗户吹了进来,吊兰摇晃着身子,好似在对我这个老友说:“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我的玩伴会想念老友,虽然这个冬天对吊兰来说是个很长的时期,但也算是对老友的无尽的思念吧。
夏天,书房前多了一只会叫的动物——蝈蝈。我把它放在吊兰的身边。这个会叫的动物总是会感到饥饿,所以总是会突然叫了两声,后来便不叫了。它总是对着吊兰看,似乎想望眼欲穿。吊兰是我的玩伴,我是不会让它受伤的。
夏天是闷热多雨的季节,是我的玩伴最爱的天气。我把它搬了出去,放在小院里的石台上,自己打着一把伞,站在它的身边。豆大的雨点打在伞上,发出欢快的“哗啦啦”声,雨点也打在吊兰那细嫩的叶子上,顺着白色的线滴入土壤。雨点时不时带动了吊兰的叶子,使它上下摇摆。我便和它一起,假装自己也被雨点击中,和吊兰在雨中共舞。可以这么说,吊兰不仅是活泼的,而且还是坚强的。另一盆在雨中的月季花,实在是娇弱,雨点击中了花朵儿,便带下了几片花瓣儿,不久便低下头。吊兰却会让雨点顺势流下,再将枝叶抬起。这雨点好比生活中的艰难,如果硬要硬着头皮向前冲,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伤害;俗话说的好:“进一步,悬崖峭壁,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不能前进,那为什么不后退一步呢?吊兰做到了。
吊兰,居然也会开花。那天清晨,吊兰舒展出了一根又长又细的枝条,上面竟结满了花苞。隔了几天,花儿开了。它的花是白色的,虽然比不上梅花的高洁,但至少它奋斗、拼搏了。
秋天,吊兰依然翠绿挺拔。
冬天,吊兰睡了。我在它耳边轻声说:“我们来年春天,再见!”
这是我的玩伴,一个不怎么起眼,但却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玩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