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周嘉洋

土墙黛瓦,杉木门窗,巧笑倩兮的打碗花轻轻摇曳,石板缝间的瓦楞草轻轻晃着,不苟言笑的木门早已被岁月磨去棱角,满目沧桑。

重回老屋,屋边的桂树映入眼帘,抚摸着树,思绪不禁流转,回到儿时。春天,桃红柳绿,我总爱摘下桂树嫩绿的枝条围成花环戴在头上,夏天,骄阳似火,我总爱躲进老屋玩捉迷藏,吹着凉风,好不惬意,秋天,层林尽染,外婆在桂花树下缝花鞋底,我在一边玩弄桂花,欢呼雀跃,冬天,寒风凛冽,我和外婆依偎在火塘边,听着老掉牙的故事。同外婆住在老屋是我最欢乐的时光。

老屋院中的桂树上挂着外公亲手做的木秋千,我最喜欢坐在上面,让外婆推我。每当我喊着让外婆再推高些时,她总会说:“小祖宗太高了,太高了,小心点。”秋千飞起,我心雀跃。

老屋的厨房总是飘着香气,我的味蕾也在那儿得到满足。所有的食材,大都来自院中的菜园,他们在外婆的巧手下总能变成美食,令人垂涎三尺。我总爱在外婆做菜时,端着一张小椅子,站在上面看,还喜欢听外婆有规律的切菜声。最难忘的还是做月饼,每逢中秋节,外婆总会打月饼,外婆每每都做一个包了咸蛋黄的月饼,只做一个,是单独给我做的。外婆把包了馅的面团放进饼模里,用另一块模板压紧,我拿起木槌敲打一番,外婆把模具反过来轻轻一敲,月饼就做成了。

我们向来偏爱如水的天青,甚于凝滞的苍白,偏爱温润青黛甚于化不开的漆黑,自然爱这乡村的老屋胜于满目繁华的城市,每当想起老吴实木秋千的吱呀声,外婆有规律的切菜声,便夹着月饼的香气传来令人陶醉。

老屋是我的玩伴,我爱的不仅仅是老屋,更是一段老屋里的纯真岁月,一种悠久流传的文明与文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