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潘映羽

粗壮的枝干,鲜艳的红果果,那一圈圈年轮卷绕着我的记忆回到了那过去……
太太家庭院里的一棵石榴树,称得上是我的玩伴。它比我还要年长不少,可以算是家中的长辈,我的“忘年之交”,但我对它是极敬佩的,在我印象中,人老了背多半是佝偻着的,可这树还是挺地笔直。
小的时候,喜欢绕着石榴树玩捉迷藏,就是一人一树也能玩得很有意思。我捂着眼睛对它喊:“我数十个数,你就躲起来,我来找你。”它不作声,权当默认了。“十,九,八……二,一。”我数完了,迫不及待地睁开了眼,却惊诧地发现它还是笔直的一根矗立在那儿。
它太大了,一定是不知道往哪儿藏。
“那我去躲,你来找我。”它还是不作声,权当默认了。我悄悄地钻在一堆杂物后边,又怕它太过于木纳,特地伸出一只脚在外边,好找些。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我不耐烦了,钻出来一看,发现它还是傻傻愣在原地。我恼火极了,挥起拳头往它那粗糙的皮肤上打,却无济于事。它不动,只是带着恬静的笑容看着我。
突然间,一颗硕大的红彤彤的石榴果,压着一根树枝落到了我的眼前。虽是秋天,可树的叶子却是青翠的,嫩得能捏出水来。绿叶遮住红果,石榴露出半边脸,浮现一片红晕,饱满的得像是要裂开似的。我掂掂脚便轻而易举地将石榴摘了下。我依偎着树,尝着收获的果实,之前的恼火早已烟消云散……
它是我最亲密的玩伴。
原以为它的背永远不会弯曲。猛然间的一天,我被告知它枯死了。我还安慰自己,来年它还会发新芽长枝干的。可赶去一看,那里只留下了一个树桩。那一圈圈的年轮携着我的美好回忆,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
我闭上眼,倒数了十个数,多希望它又是以笔直的姿态迎接我啊!可当睁眼时却再也不见它的身影了。
也许,它学会捉迷藏了,藏到了一个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我的玩伴,一颗石榴树,为我带来了很多美好回忆。而它也成为了我的回忆,埋在心底最深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