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李凡晨

我家门前,有一棵树,如世界上千千万万棵树一样,她是其中一课,于我,她是唯一。
已经记不清她是什么时候种下的了,只是隐约的记得爷爷说过,她是我出生的时候种下的。不时站在她的树冠下仰望着,她跟我一样大呢,我心想。微风荡起,一股亲切感有感而生。
她是我的童年,一直以来的玩伴。
春季,当风儿吹绿了她的鬓发之时,一切显得那样生机美丽。我常常利索的爬上她的枝丫,坐在上面,微微抬着脑袋眯着眼睛,脚一晃一晃的,而她也喜欢找来风儿扰乱我的发丝,树上的叶子也受她的指使扰着我,我每每都被她逗笑。发丝钻进脖子里,树叶在手边,我与她相拥而笑,树叶哗哗,动人心弦。
夏季刚到,虫鸣声便在她身上响起,我总是逮着空余的时间爬到她的身上,瞅着那蝉隐在那树叶间。我小心翼翼的爬过去,慢慢地将瓶子举到蝉的上空。“啪”又一只蝉被我捉住了。我兴高采烈地将瓶子举到她的面前,炫耀着我的战绩。她总是不停地笑,笑声填满了我的心。
秋季的她显得略有些疲惫,树叶一天一天地黄下去,随后变得脆弱不堪,每每风一吹,叶儿便飘落,卷进风里。我常常依着树干坐下,看着叶儿飘落归根,心里莫名的有些悲伤,我将头靠在她的身上,伴着秋季特有的果香,与她而眠。
冬季,她的叶儿也落光了,显得光秃秃的,家乡时常会下雪,雪压在她的枝干上,远看很美很美,就像是,一颗雪树。我踩着厚厚的雪站在她的身旁,看着满目的白,心里显得十分豁达开阔,雪很美,她也很美。来年又是一年。
这,是我的树,我的玩伴。我与她相伴着走过很长很长的岁月,时而坐在窗前,抬目望向远方,心里也似填满,即使我离家乡很远很远,但我知道,在家乡,有一棵树,一直一直在等我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