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风景独好——俞谨文

我爱莲花,他亦爱。
那天傍晚,暑气渐退,我去故乡河边散步,只为驱散身上蓄积了一天的倦意。
此时已入夏,河中开满莲花,清香扑鼻。我见河边有位年纪与我无关相仿的少年,口中似乎还低低地吟唱着:“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他的情趣可真高。
我此时来到河边,莲花的香气越发馥郁。我跟河边那位少年攀谈起来,便知他不仅学识渊博,还很幽默,无论你说什么,他都能侃侃而谈,这促使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
一天日落,我提前来到河边,夕阳下,满池盛开的莲花挨挨挤挤,热热闹闹,犹如一群活泼欢快的孩子,扬起一张张灿烂的笑脸,看着我这个每天必来的陌生人。
终于,在太阳只剩下一点光辉时,我看到了他。于是,我又开始向他倾诉我一天所蓄积下来的烦恼,并与他分享我的喜悦。别看他年纪与我相当,一但我向他倾诉时,他就像个知心大哥哥;一但我向他分享时,我们又突然变成好友笑在了一起。这时太阳已完全下山,我与他也刻分开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看着清晨的莲花,花瓣上滴着几滴小水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它刚露出水面呢!
看!眼前的莲花不就像个冰清玉洁的少女吗?它不为“淤泥”所染,更不随波逐流,俏立于清清白白的水中,散发着脉脉幽香,绽放着生命本色,真不愧是一位高雅、清纯、坚贞、高洁傲岸的君子呀!
他悄悄地走了,正如他俏俏地来,挥一挥衣袖,带走我心中积累的苦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