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的诱惑-李卓尔

一支笔。

一支摘下笔帽的钢笔。笔的主人似乎丝毫不担心墨水会蒸发,然而我担心,因为我的笔尤其抵抗不了蒸发。我于是靠近,再近一点,弯下腰低下头,以半鞠躬的姿态盯着它——在旋上笔盖之前研究它,赞叹它,最后不外乎爱上它

理所当然的,我先注意笔尖,这里非常适合被目光解剖。我猜是光线原因,遍布文字与花纹刻痕的金属笔尖上泛着一些金色,让人捉摸不透本文的第二句话是对是错——金笔?它几乎是玫瑰金的色泽,但绝不是玫瑰园(park)。Parker的笔绝不会有这样一颗玲珑的心,在宽大金尖的中央。边沿的两道凹槽叫人想到淑女的蕾丝衣领,那颗心该是嵌在这位小姐两根锁骨中间一个圆润的小窝里,在麦色皮肤的遮掩下流动着不显山不露水的紫色。

再向上,整个笔身在光下显出半透明的幽蓝色,光线被折射得七零八落,是一扇缩小的教堂彩窗。少年踏在窗棂上,随后一跃而下,教堂及其所代表的都不再成为他的桎梏,窗下赏心悦目的一圃玫瑰则划破了他的白袍留作纪念。

大概,观察够了,因为我确实爱上这支笔了。

我把竖立的笔帽从橡果状笔插上拔出,又抽出斜躺在跪姿将军笔托上的笔身,旋上笔帽;又旋下来,在手背上画了一串山葡萄——正是墨水的名字;终于决定旋好笔帽,却发现笔在倾斜的笔托上保持不了平衡,笔插的孔对于前端太细,对于尾端太粗。这时我才意识到,面前除了橡果、将军和笔,全是缤纷缭乱的光。这下只能心疼地旋下笔帽原样放进橡果里。哦可爱的橡果,春天我种下一颗橡木子儿,秋天我收获一个橡木盾。

这样胡思乱想着,就见橡果从笔盖上发芽,瞬息之间已长成一棵巨树,飘下一片树叶,上面有一句话:“as your wish(如你所愿)”。

这一切发生得猝不及防,我眼睁睁地看着笔帽消失在木质中,巨树从内部透出蓝色的荧光。如我所愿,我的愿望不是一棵见鬼的橡树,只是随意想到了索林·橡木盾,可是这鬼魅之地也没有给我一位孤山之王。

不,并不是这样,我在心里承认,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我想得到这支笔,用它书写。

可这不是人之常情吗?似乎圣人和政治书说不该有“人之常情”。难道这就是惩罚?我被笔诱惑,就像夏娃被蛇诱惑,遭了放逐;耶稣未被撒旦诱惑,最后他成神。

这时,树叶上又出现一行字,像是钢笔写的:“Odinson(奥丁之子)”,怪我不了解北欧神话,对着奥丁之子的东西心里还全想着上帝的事。

那么,原来是巧言之神来戏弄蝼蚁了,祂也许想试试不用银舌头诱人上钩的感觉。诱惑确实很强大,因为祂也会被众神之父的权柄所诱惑。

啧,魔鬼是最容易的职业。于是我等着橡木结果,并从橡果中找到笔帽;靠着树干坐下来,一手托着将军和笔,一手托着橡果和笔帽。

嘛,我毫不意外地看见,我成了一片紫色的炫光。

 

下一个拿出这支笔的,会是你吗?

 


 

  • 少年从教堂窗里跳下,灵感来自撒旦诱惑耶稣从圣殿顶跳下,因为“主要为你命令他的使者,用手托住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
  • 索林·橡木盾,《霍比特人》中的孤山之王。
  • 夏娃和耶稣那一段本来写的是中国故事,“六国将相被秦国重金诱惑,被亡了国;关羽未被曹操诱惑,后世称颂他。”这个好玩。因为关羽跟着刘备,死了;跟了曹操说不定能活到三国统一。
  • 斜体中文是内心想法。我来试试外国网络小说的写法。

王鼎钧觉得小说不会把道理写出来,散文可以,那我这是小说还是散文?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