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杂感——陆恒威

今年过年,父母把外公外婆从老家接过来一起过年。年三十的时候,二姨一家也来拜访我们。餐桌上一家人和和气气,热热闹闹地聊着家长里短,可是听着他们的谈话,突然发现父母长辈的谈话总会借助一些熟悉的人或事物来勾起过去的回忆。

父母常年在外拼搏,对家乡的人和事物的记忆早已埋藏在记忆的深处,藏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但当与有着类似记忆的人相遇后,总会触发这些深深隐藏的陈年回忆。就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相聚,除了一些基础的问候以外,谈论最多的便是过去那些共有的回忆。

照我看来,这些回忆便是联系人与人之间血脉亲情或是深厚友情的纽带,它连接了两个许久不见的故人或是亲人的心,唤起了那份记忆中最深处对家的渴望,对美好过去的无限感慨和依恋。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或多或少是借助这种看似不经意的闲扯来得以联系。依我看,这些久远的回忆正是来自心底的呼唤,它代表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也许,只有回忆,能带人回到那最美好的曾经。

——致过去

 

 

《过年杂感——陆恒威》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