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标签
许多年前的今夜,人们簇拥而坐,对酒当歌,耳畔琵琶声平,内心寂然,那时月圆,尚有人举杯有,人讴歌,有人探身欲揽,直到这一切被插上标签,扔进泱泱市场。

乐声戛然而止,光晕模糊了月色,玻璃制的酒瓶叮当作响。

这个到处都是标签的时代,有形的,无形的,漫无边际的夸赞,抑或劈头盖脸的谩骂,再没有人欣赏月色,对酒当歌,人们只是捧着镜头,寻找标签上的条码。

每个人都被贴上了标签,每件商品都被贴上了标签,每件事都被贴上了标签……每个文明都被贴上了标签,我们有十几亿人口,负着沉重的负担,白日蹒跚,入夜狂欢,霓虹闪烁,响声震天,夜,被贴上放纵的标签。

商品,有了标签,可以更好的分类售卖,人,有了标签可以更好的区别对待,我们呼唤轻消费公平,却鲜有人为异类站出来表示支持。

……

也许是我们忽略了什么。

也许标签会是种象征。

我们好像忘记了红十字的标签下恪守的白衣,我们好像忘了园丁的标签下飞舞的板书,我们好像忘了带着不光彩的标签的他们早出晚归,清洁城市,我们好像忘了带着乡下人标签的他们简单质朴的心。

不知何时,我们的民族被贴上了不雅的标签,我们被消极和颓靡蒙住了双眼,看向人性的黑夜,黑夜里的人们点着霓虹,掩盖月的苍白。

无妨。

总有人在嘈杂的摇滚中听着丝竹,总有人在浅色饮料的汹涌下悠然呷着苦茗,总有人在城市的呼声中睁开眼,享受初升的阳光。

这就够了,他们带着正能量的标签,为社会注入鲜活的希望。

回神,四顾,父亲呷一口茶:“怎么,读着书发起呆来?”耳畔响起丝竹,颔首,不语,复抬头:“今天月亮真圆啊。”

“是啊,像美好的标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