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的父亲—梅克寒

很小的时候,我觉得父亲是世界上最博学的人,他懂得真的太多了。我还记得他常常躺坐在椅子上,将我抱在腿上,讲着“仁义”,讲着童话故事。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我觉得父亲的肩膀真厚实、宽广。

步入小学,我依然很依赖父亲,经常问他一个字、一道题。父亲很仔细地看着,很快说出答案,样子很是轻松。得到答案,心里依然很敬佩父亲。有时,父亲为我指点迷津后,望着我说:“等你以后学的多了,就是你教我啦!”不知这是“语重心长”还是玩笑,总之,父亲那时的形象是高大的。

进入初中,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少之又少,我与他待在一起时,常常是我在看我的书,父亲陪着我看,我俩坐在桌对面,很长时间不说话,只是各看各的。一次,我正读着书,父亲拿起一本杂志,递到我面前,问起一个字。我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父亲连这个字都不认识啦?!心中掠过一丝惊讶,然后用低低的声音告诉他。

父亲如同当时的我一样点了点头,翻起字典,嘴里反复咀嚼着语音,目光缓缓的移动着,突然他的眼神放起光芒,将字的解释通通读了一遍,样子严肃,十分认真,但语气却透着孩子获得知识般的快乐。

我望着他——也许是带着某种微笑。

这样回想起来,却又发现了许多,我已渐渐长大,渐渐离开了父亲的臂膀,需独自走出去了。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已疏远了父亲,因为我明白,在我前进的背影后,永远有坚定的目光——里面有信任与鼓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