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雾遮盖的 ——杨沁怡

烟雨江南,游人如织。年刚过便下了一场雨,空气中透着薄凉,一切皆静谧恬静。我闲暇无事,驱车前往西太湖散心。
湖上白雾笼罩,朦胧难辨。依稀可见的,便只有远处那座高耸的塔与飘渺边际的一点亭台楼榭。大雾将太湖笼罩,涤去大千世界所带给他的陆离繁杂。只余下黑白灰三色,仿佛是画师用蘸着墨汁的毫笔,在洁白无瑕的宣纸上作的山水画,写意不写实。它的轮廓由下而上逐渐呈现出来,塔底雾气最盛,一片白茫茫。再由塔身过渡到塔顶的那一抹黑,那分江南水乡独有的韵味,便在一片氤氲中渗透了出来。犹如墨汁在宣纸上渐渐晕开那般自然。
新年刚过,人们大都是自驾游来西湖游玩。一家五口沿着湖畔慢悠悠的走着,谈着平日里的种种琐事,也未尝不是一种惬意!此时的太湖犹如一澄清的明镜,将人们三五成群,谈天说地的闲态清晰的倒映在其中。恍惚间,竟难以辨出人是在湖上走,还是在湖中行了。
湖上大雾可以掩饰一时,却无法掩盖一切。若是走得近一些,你便能看到湖的边缘漂浮着白色的塑料,是那般“光鲜亮丽”,那般大煞风景啊!耳边响起了某位妇女“人间难有这般美景”的感叹,不禁觉出几分讽刺的意味来。那些湖上的漂浮物,不知从何而来,此刻安静的仿佛被剥去灵魂的尸体,麻木地浮在水面上。我想与这湖上迷雾合影,可照片总会出现无比“抢镜”的不明物体,真是叫苦不迭啊!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的感受,或无奈或苦涩吧。那么大雾掩饰下的鲜艳红色,是难以掩遮的,是挥之不去的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