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战士:鲁迅 ——杨沁怡

读了三遍《朝花夕拾》,第一遍是在游山玩水时,第二遍是在暖暖灯光下,第三遍是在卧听飞雪时。
“朝花夕拾”,这书名取的着实妙,傍晚拾起朝阳升起时的花——忆年少,忆游学,忆同仁。鲁迅指桑骂槐的本领?着实了得。明明拾起的朵朵皆是晨间之花,可无一篇文章是在抨击当时黑暗腐朽的社会现状。借“名流学士”的话语,用“鲁式反语”回击,明褒暗贬,引人发笑。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他始终“横眉冷对千夫指”地站在那里,一笔弘扬善恶,一身正气凛然。
忆年少,痴盼神会看无常,寻医千遍治父病,坐听蛇女被僧治;忆游学,乌烟瘴气为国忧,千山万水出国游,幸逢藤野待我优;忆同仁,与范争锋谁胜了,喝酒谈天多烦恼,悲其溺水“老掉”……
鲁迅写着自己的悲痛,述着当时社会的悲哀。“今索诸中国,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他道。回声在哪黑暗空旷的房间中一遍遍回响,如石沉大海,他转身,将桌前的蜡烛点亮,灯光将房间照得通亮,他在灯下,化笔为武器,的作战。这是觉醒的个体,面对昏睡的庸众,力图化敌为友的战争。
这便是我最敬佩鲁迅之处——蓄势待发的,精神界之战士,看完《朝花夕拾》,在读《品中国文人》的鲁迅一篇,便愈加顺畅。或许是感知更切,更能体会了吧!
感谢鲁迅,格格不入的鲁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