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梦

颜色——不是局限于红、橙、黄、绿、青、蓝、紫……
黑樱桃派、香草的伞、长古寺的牡丹,第一次的口红,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装饰窗户的风信子,黑醋栗苏打的诱惑,消融的雪水与报春花……
那一个个名字,满载颜色的梦想,飞临人间。
“印加的太阳”:印加帝国——一个南美没落的文明古国,它那里神圣之火的照射,那种颜色,应该叫做“印加的太阳”。
“纯洁的梦”:白色,代表纯洁,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个梦,那个洁白无瑕的梦,这枝“纯洁的梦”就像我们的一样。
“梦幻月牙儿”:月牙,代表新生,而它的颜色,是那种迷人的金黄,那枝“梦幻月牙儿”,带有一种梦幻与希望。
“淡绿银影”:一种独特的绿灰色,播撒在人间,使其拥有一个暖色到冷色的完美过渡。
“流光”:流光总是把人抛,而它就是外婆的头发飞逝后留下的色彩。
多么美好的名字,它们充满的不仅是制造者的心血,更是具有大匠风范的,具有那独特的气质。
我觉得用“残阳之血”形容我的梦,再合适不过了。这不是血腥,而是一种降临于世之感——蕴育着的梦,来了。
与其把“残阳之血”看做光明的破裂,转化为暗黑的那一个过渡之刹,不如把它看做一种迎接暗黑的仪式。而我的梦,正是需要一个仪式来迎接它的降临。
做着色彩的梦,我领悟到了太多太多,那一个局限颜色的世界而看不到的梦。
生活,正如颜色的世界,不要将它囚禁在一个相对固定的模型中。走出看世界,生活将充满五颜六色的的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