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流-李卓尔

这条冷色的路,我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的。

 

在我六年级甚至更早的时候,我过早的接触并接受了过分的多愁善感而变得无比中二。我写诗,追求冷寂的华丽。我幻想,索求大自在的享受。

在我的身上,冷寂是虚伪的,华丽是浅薄的;

大自在是一种心魔,这样的享受不啻于原罪。

 

幸而,毕业的时候,两本小说使我清醒。一本是烂书,让我意识到我的错误;一本是好书《全职》,帮我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逐渐充满活力,迅速跟上网络潮流,开始重构三观,建立好小说的标准。

重大的改变发生了,并持续了整个初一。

这段时间我看一些又虐又燃的文章。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曾经的第一次变革,被我懵懂地度过,那时只是五年级。

第二次变革是整一年前,心里只有对错误的和对前路的慨。

今年夏天的第三次,因为变革内容的特殊性,我完完整整地意识到它的发生,一切明了得像历史老师的板书。

这便是历史的相似。


 

时间:2014年暑假

原因:1.心智的成熟    2.许多作者的影响,主要是由于网友“祁言瑞”的小说

上阶段风格:辞藻、用力的虐和燃

变革后风格:理智、剖析一切、金句。“逻辑流”

结果: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这一年我所爱的有两个特性:无所不能地抖包袱和富有逻辑的意识流。

这两种特性都需要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创作和欣赏。

因此它的阅读和写作都令我感到艰难但甘之如饴

 

我的文风已经有了变化,为此我放逐了讨喜的华丽和唬人的深沉。

甘之如饴。

我业已提前清空一生的不甘。


 

我尚不知这种风格在文学里处于何等地位。

这是一条未知的路。

 

“我必远游,宿在旷野。”

父说,你可用血坚定这冷色的路,并你将得到的那一处。

父说,未来我目睹你那簇玫瑰的骄傲,并栖身那红之中。

 

 

梅老师:“文风”会随时光而流转

不管如何,随心而行吧

 


 

上面最后一段,开头是《圣经》原话,后两句是我把圣经翻译中常用的有特色的词语和语气替换掉“接地气的人话”,造出的能表达我意的句子。

嗯,就是“造句”。用这种方法,只要多看书会看书,就可以模仿任何一种流于表面的文风。这样写出的段落有着再完美不过的显现,而让人不去在意它是否有隐没的部分,是否是真正由自我涌现出来的?

不过这显现与隐没却是《奥义书》的内容了。

 

解释一下我造的“圣经”:

上帝对我说:你去走这条遍布荆棘且通向未知的路吧,用血染红它;同时也让路尽头的那一片未知染上你的血,它便是你的了。

上帝对我说:你所染红的未知,将会开出骄傲的红玫瑰,我热爱她们的美与骄傲;我注视着你,并在那里等你——你若真踏过了这条路,我将赐予你荣耀并与你同在。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