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卧杂想

我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曾经扬言“意志可以战胜一切”的我,如今已无能为力了。浑身冒着冷汗,头痛难耐。明天网上听课的效率,必然会受影响;四天之内完成五周的课程更是不可能了。完全没有精力来斟字酌句地写一两篇文章,于是只能写次随笔,凑合凑合了。

又是一天里最清静的时候。空旷的世界,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与心跳。汗水慢慢浸透了衣衫,我就这样一分一秒地煎熬。心绪乱得很,乱得疯狂,最后只剩下一片空白,只留下头部隐隐传来的痛感。仿佛听见了蚊虫声,嗡嗡嘤嘤,杂乱而恼人。是暖春来得太早,还是病痛中的幻听?

明知道什么才是革命的本钱,我却自私地无视了这样的警言忠告。我忘我地学我所爱,听课、练习、考试,从早上八点一直忙到深夜。两天下来,困倦与恶心感使我再也不敢坐在电脑前。接着眩晕,发低烧,头痛,然后就是躺在床上的我——被自己打垮的我。

是什么,驱使我着了魔一般想把课程继续下去?又是什么,催促着我不浪费每一刻去学习?难道仅仅是对知识的渴求?难道是因为那可憎的虚荣心?难道是那要强好胜的本性?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我才明白:对知识太过渴望,那是愚昧的贪婪;不断咬紧牙关拼命学习,那是失控的疯狂;一味地追求速度与进度,那是扭曲的心态。从此以后,在知识面前保持一分理性,不要让学习变了质。

我对于曾经自己急于求成的心态,也只能当作教训了。至少,做任何事,都要学会善待自己,以理智面对。

昏昏沉沉,手也快握不动笔了。

明天,将会是全新的一天,以全新的姿态起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