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

起灶点纱灯,摩挲着灯光人愈昏。香气镌刻叫喊,注成了回忆一本本,这是我家乡的灶台予我最深刻的印象。

家乡素传一菜,名曰:“芙蓉鲜螺”。清炖鲜美可人,红烧更是滋味绝妙,而我自小便有福,至今留得一腔余香。有鲜螺,乡人自会变换方式烹调,好让你一道菜能吃出十几种不同的风味来。清炖撒上小葱,配上蒜泥的是村头文静的姑娘;爆炒掷入辣椒,配上芝麻油的是邻家的棒小伙子;红烧淋上酱汁,配上暖暖慈情浓浓爱意的则是我的祖父。

儿时流连在家乡的灶台边上,总盼着那紧盖的锅口开启,变魔术般变出一锅“海味山珍”。一家人聚坐在通亮的小方桌子上,祖父持一壶酒,一盘子盐花生,而我则一个劲儿虎咽狼吞一盘子鲜螺。牙签用钝了,随桌上一扔,手沾满酱油汁了,胡乱拿布一抹,永远不用拘束,永远迎到的是怜爱的目光,感到的是温暖的亲情。兴许我还不明白那时乡味为何,但一直怀有一种不可名状的依恋。

那股熟悉之味常在,心底的温情便常在,而一宴至今还记得,每每忆及,便有会心之感。

硕大的八仙桌坐下了十几个人,大家可以是喧闹的,可以是起坐随心的,可以是杯筹交错的,那闹意正如一大锅炒螺上的片片辣椒般红艳。宴上有醉酒的,有放歌的,有辣得泪流直下的,而这一切看似的混乱,却是我最引以为豪的时刻。我在浓浓的辣螺之中,亲切感受到乡人的热切,乡人的豪爽之情。

阔别这道菜的我,每每回味起它的好总是万分向往。我常常记起那张小方桌,桌上盘中的菜肴,及那满桌子的亲人。在成长的道路上,诚然也不可避免品尝到很多菜,有甚者是真正的海味山珍。依旧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与依恋,于我而言那余留的一腔乡味才是真正的正品。

那家乡菜的味道在浓浓的乡情韵味之下,生出的是番番乡味、乡愁。带着这份意念,我仿佛又感受到了那一刻。灶起,赢得满屋飘香……

《家乡菜》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