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慢慢走

在这所学校呆了近三年了,我弄不清楚到底得到了些什么,也不知道是否失去了些什么,唯一感受到的变化,只有行走的脚步。

小时候很喜欢和妈妈一起去散步,去看霓虹灯,没有星光的夜晚只有霓虹灯的存在让它有了夜的模样。虽然每盏都只能照亮一方,可它们连成一片的时候,整个世界都被照亮了。它们一生都是夜的守护者,就像妈妈之于我。小小的我走在妈妈身边,灯下,我的影子被拉的细细长长,偷乐的同时却望见了妈妈比我长的多的影子,于是不满地往前跑,想超过妈妈。而妈妈看出我的心思后也加快了步子,我一路狂奔却依然跟不上妈妈的脚步,不一会儿就被甩下了。习惯性的抬头,不远处却总有妈妈放慢了脚步的身影,于是又兴奋的奔过去,拉住妈妈的手,一起慢慢走。

而今为了追上学业的步伐不得不加快行走的速度,不觉中,我时常将原本并肩一起走的妈妈拉在身后。周日返校,总是我在前面,快速地,大步地,不回头地走着,因为每次回头总是失望地发现妈妈仍是慢吞吞地走着,似乎是满脸的无关紧要才让她显得不那么尴尬、孤独。 妈在后面怎么也追不上。”和妈妈一样,明明心中波澜起伏,却表现的那么毫不在乎。

从前刚接触电脑的时候,QQ正当流行,那时妈妈早已注册了账号,为了让我也能解馋,她花了很长时间手把手教我赶潮流。也许她并没有猜到,当她步入中年,当年她引以为豪的电脑潮流早被智能手机的浪潮吞没,她不服输的很快就去买了一部,却被我抢先一部混熟了。妈妈当然想紧跟上我的步伐,然而我却没耐心像她从前教我那样,手把手教她操作那么多繁琐的按钮。

儿时,我努力奔跑,你微笑停留;而今,你奋力追赶,我不愿等待。

想起以前读的龙应台的《胭脂》,总为事业来去匆匆的龙应台为母亲放慢了一切,摆下“胭脂阵”,一遍遍的为母亲擦口红,涂指甲油,甚至一遍遍的解释自己的身份——我是您的女儿。

其实老去,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没有母亲愿意等到儿女要解释自己身份的时候才能得到一份胭脂阵;没有母亲愿意站在小路的一端,看着孩子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后得到最沉默的信号——不必追。

如果有时光机,我想回到我有能力走在妈妈前面的那个开始:我会努力的让成长的速度赶上你老去的脚步,牵着你的手慢慢走,,每走一步,我会告诉你,别急,我会慢慢陪你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