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吴晨艳

    两年后,当我抚摸着那古木桌子,已找不到曾经泪的痕迹,但透过那深秋的凉意,我似乎又感受到了曾经那一瞬的温热。

前年深秋,我踏着地上的红枫叶,随人群走向徽州名寺,想看一眼佛前的青莲,或携走一缕檀香。路上偶遇一个冷清的茶馆,于是放弃人潮拥挤的古刹,停留于此。

茶馆里搭了一个戏台,似与这佛音之地有所不协调,不过也算是道风景。我点了一壶杭白菊,坐在离戏台最近的一张桌子上。桌子已经很古旧了,有些漆已经脱落了,显得有些斑驳,那是时光的痕迹。台上的两个人化着精致的妆,挥着袖子,唱着《西厢记》中的曲段。抹后,二胡声与锣鼓声交织着,初听觉得很热闹,但细细品味之后,觉得很淡雅,就像那壶杭白菊一样,让人唇齿留香。

我又抬头看着台上的人,他们粉墨登场,吟唱着别人的故事,诉说着一段或美好或冰冷的时光。我喝着温热的茶,听着如诗的唱词,忽然感到一种心灵深处的感动。脑海中许多画面一下子涌了出来,来不及辨识与思索,都是熟悉的悲与喜,离与合。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一颗泪珠在眼眶中打转,之后散落在那木桌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痕迹。

一曲毕,人散茶凉。夕阳把人影拉的很长,我静静的朝着远离古刹的方向走着,感觉心中越发安宁,没有了关于悲与喜的执着,也没有了关于聚与散的惶惑。看到前面几个听完戏的人的背影,在夕阳下显得有些单薄,但我知道,他们的心一定是充实的。

我们都是走往古刹的人,那古刹,是人的某个理想,可能为了自己的梦,又或是处于心灵的空虚随意找的一个方向,但可能路边茶馆中的一台戏才是更美好的,更真实的。

快节奏的生活中,人们常常会很迷茫,很惶惑,此时应该记得找一点诗意的温暖,流一滴泪在古木桌上,算作曾经的痕迹。之后,带着原本的温暖,微笑着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