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黄桢栋

时间,并不能淡忘人们的乡愁,麻木不了人们对家乡菜的喜爱。

还记得小时候外婆炒的竹笋。把外皮去掉,再切成一片片,放在锅里,加一些油,就会听到煤气与油的滋滋声。过了一会儿,就端了上来。虽说不是很浓的香气往鼻子里钻,但也是清香四溢,从浅绿色到白色渐变的肤色,还有层层分明的节节的形状。拿起筷子,轻轻的放在嘴里,细细地咀嚼,清淡而鲜嫩,让人回味无穷。

后来,我们去竹林里挖竹笋,那竹林沿着山势长了上去,竹叶密密麻麻,站在竹子下面,站在竹子下面,抬头只能依稀看到阳光透进来。这时一个老人背着一个空的筐,正在往山上走,要去挖竹笋。我脑子里蹦出了几年前外婆与我一起在外挖竹笋的画面,我在旁边看着,外婆埋着头在那边挖竹,耳边又响起了外婆给我炒竹笋时锅里的声音。“开饭了!”伴随着最后一样我喜爱的竹笋端上来时,说出了这句话。很快又被老人的消失而惊醒过来,如今这些已经是再也回不来的回忆了。

我们埋下头挖了半天的竹笋,可是挖到的竹笋又小又少。这时之前的老人走了下来,筐子里装满了又大又多的竹笋。看着我们这副样子,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说:“看来你们还是新来的啊,要不要来我家吃竹笋呢?”我们没有办法拒绝,毕竟这也是老人家的心意啊。

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这时看到他拿着竹笋在水里慢慢清洗时,我不禁站了起来,走了过去,说:“我来帮你吧。”他抬头看了看,没有说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就把一半的竹笋递给了我,我会想着外婆波竹笋的画面,也在自己试着拨了起来,随着放在锅里炒了片刻,就端了上来。我看着那碗熟悉而又陌生的菜,现在就摆在了我的眼前,拿着筷子,正当竹笋碰到舌尖时,脑海里又一次想起了那时种种的回忆,细细地咀嚼,再次体会着那个平淡而又充满喜悦的岁月。

竹笋时我回忆最深处的东西,也正是这样一道简单而又普通的家乡菜,让我无论在何处,都能尝到故乡的淳朴的回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