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卢欣昀

“动身访美之前,一位旧时同窗寄来封航空信,再三托付我为她带几颗生枣核。”

理解:“再三托付”体现了友人对枣核的在意,郑重其事地提出要求,突出了友人的殷切。

“她托在掌心,像比珍珠玛瑙还贵重。”

理解:“托”字生动形象地表现出友人对枣核的珍惜与重视,生怕它会坏掉。

“朋友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买这座大房子时,孩子们还上着学,如今都成家立业了。”

理解:现在的生活状况并未让同窗面露得意之色,而是“不好意思”,这表明她并不追求、迷恋外国的优越生活,现在的美好遮盖不了她浓烈的思乡情怀。

枣核不仅是一条叙事线索,更是一条凝聚着乡情的感情线索。我认为正是同窗这种真切浓郁的、崇高纯粹的思乡情打动了读者,引起共鸣,提高了文章的美学价值。

 

梅老师,今天听说你不舒服,我感到万分焦急。秋来了,风中都带着桂花的香,很浓。晚饭回来的路上很冷,湿凉的空气直往皮肤里钻,冻得人直打颤。梅老师,夜很凉,若出门,请别忘了外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