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不寂寞—卢欣昀

一簇紫色牵牛花。

旧家的大门上有了一层铁锈,散发着刺鼻的味道。旁边的信箱里零零散散有着几封信,雪白的封面在信箱昏暗的空间里有些显眼。

旧旧的后院,有种铺满尘灰的错觉,不起眼的院角,一簇紫得艳丽的牵牛花趴在墙头,花藤下,是一个灰得看不出颜色的木头,那么孤独,那么渺小。

我的童年,说长不长,说短却又不短,一个人的玩耍,却占了大部分时间。

小时候,忙碌的父母会很少与我玩,我最忠诚的伙伴只有那不会说话的木马。

我会把木马当做自行车,慢慢悠悠地骑在那林间小道。我会把木马当做坐骑,威风凛凛受着人们的注目。我会把木马当做秋千,摇摇晃晃,碎发随风飞扬。可惜的是,木马不会开口,当我在黑黑的院里悲伤时,泪流在它的脸上,除了陪我湿,它不会别的安慰。

有时不小心,把头磕在木马上,当额就亮一大包,痛得我恨不得把它丢到门外去。但不到三分钟,我又会把它捡回来,擦干净,抱在怀里——因为我知道,它跟我一样孤独。

后来搬了家,在不知不觉中,木马旁的牵牛花已长得那么高,而木马却在黑暗处默默变矮。

一簇的花,紫得亮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