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宣舟

已至深秋,绵绵的秋雨仿佛间唤醒了沉睡在地已久的丰和喜悦。夏日漫漫,地边的小绿伞撑得正盛,风中摇曳与舞,那抹别致的绿如今已收了起来,成为美好的记忆。

“芋头收了”耳语边。我从徜徉的芋海中泛舟而归,错以为在荷花从中,竟有些悲伤。芋海
绿叶被拨开了,我回到了现实,想着一箩筐一箩筐带土的芋头,丰收的喜悦将悲一扫而光。

记忆深处,仿佛传来了奶奶挥手铲着大锅,一边吆喝芋头好吃了。热火朝天间,我又闻到那令人陶醉心扉,欲罢不能的菜香。红烧芋头,配以红烧肉是我小时最爱的味道,那也是家乡的菜肴,有着家乡的味道,奶奶的味道。以往此时,我应早守着灶台盼着出锅,看着闻着便已然美好,口中早已唾津潜溢。围在奶奶身边,转来转去,不嫌时间之久,很是乐滋滋。

打开锅盖,热气扑面,芋香沁人心脾,潜入每个人的脑海,独香徘徊。偏袒我的奶奶已早早给我备了双筷,夹了好几块芋头和肉。浓郁的酱红着以葱绿,夹开芋头,白花花的芋肉漫发而出浓郁的醇香和以酱香,肉汁之香,令人垂涎不能。

下口虽烫,却仍无耐心等待,吃着又蹦又跳。糯软而醇厚,汁浓到恰好,恰好让久食不厌。舍不得囫囵吞枣,耐着微烫慢慢溶于口中。那是芋头每每都是我的最爱,年年秋实等待芋收之刻,盼着灶房热火朝天。

如今已“阔别”芋收多年,芋头之味只在时间的味蕾中依稀记得。见不得芋收,盼不得芋头下锅,只能在夏天看到那道家乡菜的摇曳身影,碧绿碧绿,却也陌生许久。

“芋头收了”电话那头的奶奶的呼唤,“给你带些去。”时光知味,奶奶的家乡菜依然得以在时光中保留,那记忆中的味又将得以品尝。

那芋头,那家香菜,那是奶奶的厨房之味,更是家乡久久不离的香美。

唾津潜溢间,我又再次拾起那道家乡菜遗落的味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