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窄桥再见时 顾嘉程

夏日一个普通的午后,一个少年背抄着手在一条十字路上走着,他的步伐不急不慢,只留给路人一道陌生的背影。

没错,这就是我。回到阔别十年之久的故乡后,不知是否心血来潮,想去再见一下儿时的窄桥。走在这条熟悉却似乎有些许陌生的石子路上,思绪不禁像脚下的石子般滚动开来……

儿时的窄桥名如其桥地窄,甚至容不得一辆汽车通过,它虽窄,但建造风格却并不寒酸:用白灰色的沙石堆砌而成,中间拱起不小的弧度,靠近河岸时弧度慢慢变小。左右两边的桥梁上雕刻着风格迥异的图案,有含卧咀嚼的老牛吃草图,有双翼翱翔的凤凰展翅图……桥下打着三个圆弧形的门洞,供水流通过。因窄桥实在太窄,所以过往的行人很少。于是自然而然地,窄桥被“划分”为我们这些孩子的所有。每逢夏日,我们都乐颠颠地跑到窄桥上,有时放起长线钓鱼,有时纵身一跃跳入河中,此起彼伏的蝉声与我们发出的欢笑声形成一首动听的交响乐,可以说,小小的窄桥承载着我儿时无尽的快乐。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桥头。我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却看到了难以忘记的一幕:桥面全改为由水泥浇筑而成,桥身由冰冷的水泥柱支撑着。最为惊讶的是,桥面变得非常宽阔,约摸能让两辆卡车并列通过。我再次走近桥梁仔细观察,发现桥梁上的图案荡然无存,留下几个呆板的文字:×××桥。蝉儿稀稀疏疏地鸣叫着,我失神地靠倒在护栏上往下望去,发现那条河流还在,只不过映出的倒影不再是一个天真无邪的顽童,而是一个较为成熟的少年。

看着此情此景,想着往日风景,我不禁明白了:时光可以让窄桥变得不再狭窄,变得不再熟悉,而我们的人生不正如这座窄桥吗?岁月把我们身上的棱棱角角都研磨打平,让我们的思想更加成熟,我们在不断成长中也不知不觉地丢掉了一些东西,美好的回忆只是静静地躺在记忆深处。我相信,此桥虽非彼桥,但此桥为彼桥,它拥有过去完整的回忆和灵魂。透过窄桥,我照见了自己,也与自己再见。

窄桥依旧,我心依旧,只盼下一次与你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