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芦苇再见时——胡宸阳

河塘边的芦苇在晨晞中摇啊摇,带来了童年。

泥泞的小路上留下一串串嬉笑的脚步,杂乱无章,就和童年的我一样,从来无所顾忌。那时我也就四、五岁的样子,身边茂密的芦苇丛足足有我三、四倍高,在晨晞中摇啊摇。偶尔有阳光透过缝隙探进来,照在我身上,然后在身后的小路上拖出一条条又长又细的影子,我和几个幼时的玩伴三五成群地在这片土地上放肆地玩耍、喧闹。又好奇地拨开芦苇,探着摇晃的小脑袋打量这片芦苇丛后的世界。河塘在阳光直射下泛着粼粼波光,远处传着阵阵鸭群的叫声——嘎、嘎……也有几只白鹅被我们的笑声惊扰到,急忙扑打着水面游走。

我们的小脑袋随着芦苇有韵律地晃动着,不知为何,幼时的我们总爱把芦苇当作玩过家家时的道具。不过芦苇可不是那么轻易能折断的,总是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又是用手折,又是用牙咬,每每折下一段,总是把它当作一个战利品在空中挥动,你看它的枝条总是那么笔直,它的叶片是多么的错落有致,我们总爱把毛茸茸蓬松的芦苇花当作扫帚,摩娑着地面,却又沾上潮湿的烂泥,可大家都不亦乐乎。端午节前外婆会摘下一些宽大的芦苇叶用来包棕子,煮在锅里那股棕叶的清香忍不住让我咽起口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芦苇在岁月的长河中摇了又摇,我们在时光的流逝中长了又长,路也越修越宽,平坦的马路上留下一条条沉稳的脚步,有条不紊,就和现在的我一样,时时顾全大局,再见时已经是十四、五岁了,身边的芦苇和长大的我相差不多了,在晚风中晃啊晃,透着其中的缝隙,年少时的一幕幕不禁涌上心头,昔日的玩伴,好久不见,你可安好?

物是人非,身边的朋友都褪去了童年的稚嫩,我们再次拨开随风摇曳的芦苇丛,一切都与童年大相径庭,河塘还在,白鹅都不见了踪迹,鸭群的叫声也随之消失,只留下我们面面相觑,回忆童年的景象。再次拆下笔直的芦苇,在地面上舞动,可怎么也寻不到从前的乐趣。

河塘边的芦苇在晚风中晃啊晃,褪去了稚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