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香依然 顾昕恺

许多年前栽的腊梅,在去年冬月,它悄然独放,暗香弥漫,沁入我心。如令,多年过去,但它暗香依然。我家门前的腊梅树已经从幼苗长成壮树,我等待着梅花的盛放。

去年冬月不曾下过几场雪,可天气依旧凉得刺骨,出门必要穿着数件衣服,否则受不了。门外的树木花草也毕竟不是铁打的,都 一个个“缩”着脑袋,好像都要“钻”到土里似的。有时清晨,小草上生成的霜都压着它们直不起腰。冬月的冷风呼呼地吹着,露出些许悲凉之意。

然而在杂乱的枯木草树中,我发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身影——梅花,它依然盛开了。站在门外,一股淡淡的香气,朦胧而不可寻。继续走向腊梅,那香气由稀疏变得愈加深厚起来,从我们鼻口流入,渗透到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就好喝了冬日的一坛温酒,把我身上的寒冷驱散了,又好像是一首激昂的舞曲,激励着我,让我振奋,让我充满活力。看不见它,它却好像近在眼前,摸不着它,却又感触着我。

这暗暗的香气好像我眼前的腊梅树,却又胜于腊梅。它有着腊梅的坚贞不屈,不畏无寒地冻,却又有能飘无不定,注入人心,潜滋暗长。它好像支撑着腊梅树与严寒抵抗,化精神为力量。

如今,再吹来到这株腊梅树旁,相比 从前,它已变得更加粗壮。枝条不再变得纤细,不堪一击,取而代之的是苍劲有力,向高处远处伸展的生命力。虽然说腊梅还未开放,可它的香气,它的正气却早已弥漫开来,它就在这里,你看,那些周围的曾经枯死的或新生的,不都在它浓浓的香气下生生不息地生长吧?这不就是不必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吗?

腊梅花“凌寒独自开,唯闻暗得来“,即使腊梅花未开放,它的香气也足以代表它,成为植物和人类精神食粮。它始终萦绕在我们身旁,暗暗地告诉我们要坚贞不屈,像它一样默默传递清气。将清正与兼气洒满乾坤。

未见梅花,却闻梅香,沁入我心,暗香依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