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看,目光依然——宣舟

“嘀”“嘀”,严实的铁门把我拒之门外,我们车停在了大门口,却无人应睬。正午的教养,蒸腾着车内稀薄的空气,我烦躁的下了车,不耐烦地叫着:“有人吗?”

“哎”,身后响起了一声声耳熟能详的答声,随风传入我的耳畔。轻柔如丝绸,清凉如丝玉,抚慰着我被太阳惹躁的心绪。我应声回头一看。绿碧的稻海广袤,随风而舞,碧浪一波又一波之中有一点草帽黄。再定睛一看,黝黑的面庞,还透着草帽进的光,隐隐闪着白亮的汗,翘皮干裂的嘴唇。他不变成了那一抹亮色融进这一片碧海之中。

“奶奶”“奶奶”,我一看是她,立马钻进这班人高的水田里。踏一径幽窄羊肠小道,飞奔于上,追向奶奶的地方。我望着那顶草帽在田间地方游走,愈发跑得快了起来。“奶奶”,我终于遇见了她。她正在锄草,望见她时手中的小锹还没放下。满脸汗珠淌下她的脸颊,浸湿了她的衣领。一阵风吹过,她的帽子落在了稻田密密的枝芽上。她的头发已染上青霜,汗水浸润下,太阳照耀依依泛着她那岁月的涟漪。

我拾着帽子,挽着她的手臂,走着。我望着她,她脸上全无疲惫,只堆满了笑容,时不时看看我,问问我住多久。她始终乐开花一般,深邃的眼眶里,透射无比的欣悦,仿佛我成了她眼中的一切。就这样奶奶和我只不说话静静在走,只是她那深情目光早已使我的心慢慢感到不再灼热而是温暖。

真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不长的路上,愿这一切静好不变。可是那段时光十分短暂。

第二天的正午,汽车发动机又轰鸣而作,我又很快不得不呼吸这里面灼热的空气。我背着包慢慢走回原来的路。奶奶一直送了出来。他嘱咐我好好学习,我望着她的目光不仅有离别之苦更多是期怀与欣然。她注视着我慢慢坐进车门,在车窗外,我依稀记得她眼眶中似乎噙着泪,不过她最后笑着就如同田间一般望着我,挥挥手。车走了,他的目光炯炯却离我远去,我也早已泪湿双眶,只记得奶奶的目光。

回头看,她仍站着,不曾走远,依依目光,依然浮现,此生不换。无论何时何地,我总会记得回头看看那目光,依然与我同行。

此生陪伴便是如此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