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走远——徐可易之

晚风中,一个老人,一辆三轮车,在一片昏黄的暮色里渐行渐远。

从去年开始,这样的一幕几乎每天都在小区里上演。每一个下午的三四点开始,楼下便会传来一声声响亮的吆喝:“卖小馄饨——”那声音并不清亮,却能在高楼之间久久回荡。直到夕阳欲颓,他才在晚霞中离去。

时间一长,那一声声吆喝便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我心情好时,也挺习惯这毫于变化的音调;可心情差时,觉得这便是乱耳的嗓音。

有一次,父母迟迟不回来,我只得下楼买一碗馄饨垫饥。已将近是六点多,一束束柔和的金光从高楼间穿过,洒下一片美丽的光辉。树木在这光辉的渲染下,叶片如镀金一般,闪闪发光;晚归的人们在地下留下长长的影子。

我在楼下四处张望,终于等来了他。那是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脸,上面刻满了岁月的痕迹;眼睛深深地凹陷在眼窝中,目光却不像有些年轻人一般呆滞;他的神色安详而从容,向着夕阳慢慢地走着,可他的穿着却那般简陋。我看着他,顿时心生怜悯之心。

“等一等,买小馄饨!”我尽量大声却又十分小心地喊道。

三轮车立即掉转过来,我跑了过去。

那车已是十分破旧,但车上的摆设却十分干净。一个亮得反光的炉子,崭新的抽屉,还有整齐的调料罐。老人没有说话,他在我面前展示着他娴熟的技术:他快速从抽屉中取出十几只精致的小馄饨——那馄饨精致得让我怀疑是否出自那双粗糙的手,然后倒入炉子沸腾的水中。一只塑料大碗,迅速被灌入半碗的热水,他用手拿起各个调料罐,洒进热水中。色泽诱人的香料,碧绿的葱花,在水里散发着独特的香气。我再一次看见他布满皱纹的脸——在一片金光的沐浴中,他不禁看着手里干的活,满足地笑了。

最后,一把大漏勺将馄饨从水中捞起,轻轻地送到碗里。我接过碗,思绪却开始飞扬。一个已至人生暮年的老人,却能以许多人不曾有的积极态度对待生活!

忽然我才想起了给钱。三块,一点也不贵。我端着温热的馄饨坐在一边。热气升腾,模糊了视线。馄饨很香,味道很美,温暖着我的胃。

我慢慢抬起头,看着老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在夕阳里,他似乎已和天空、和落日融为一体,剪影一般,油画一样。他不在意年龄,仍然出来为自己闯荡,为自己打拼,温暖着他人的心。

晚风中,一个老人,一辆三轮车,在我的脑海中,从未走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