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无邪 杨沁怡

前不久,收到了网购的《诗经》明信片,本想着送人,可浏览了一遍后又忍不住私藏了。诗经的魅力,在于你低头浅吟其中数句,便立刻沉沦于那简短细腻的文字。
一次在看《非诚勿扰》时,一位男嘉宾说常幻想自己生活于古代。于是黄函就问他,她适合什么职业——自由、惬意,但不打打杀杀。男嘉宾答了几次都没有让她满意,而我却想到了一个十分适合她的职业——行走乡间的采歌人。
《诗经》是采歌人在乡间收集而来,孔子整理而成,共三百零五首。采歌人应与其收集的诗一样,自由、美好、直率又含蓄。木心责备孔子,以“经”字来僵化《诗经》之名,诗便是诗,却偏要用“经”字来压制自由主义与个人主义。众所周知,古代的女子大都被传统礼教思想束缚言行,往往会被种种严格制约。而《诗经》则体现出了她们狂放不羁、洒脱的一面。著名的《子袊》便是一位女子对心仪男子的爱慕相思之诗。“青青子袊,悠悠我心;今我来思,子宁不嗣音”中包含多少情与爱呢?
孔子对《诗经》有评价:“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无邪。”最美不过是《诗经》。诗经给人的感受与我手中拿着的明信片相似。明信片斜下方有一幅几笔勾勒的水墨画,色彩偏淡,画旁附有《诗经》中的一句诗,字极小,只占其一小部分。其最多的是留白部分,仿佛是给读者一片思考的空间。
诗无邪,最美不过是诗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