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 杨沁怡

中国人给狗取名,多爱用叠词。给人以音韵之美,简单地诠释了主人对狗狗的喜爱。
“呆呆”是住在我家楼下的人养的一只萨摩耶。由于血统纯正,她走起路来总是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矜持。纯白色的一身绒毛使她看起来像一只超大的绒球,可由于她身材高大,我总是对她心存一分畏惧。
她并非是一条聪明的狗。“呆呆”一名着实应了“狗如其名”一词。每当有车从她家经过,她总会闪电般爬起,狂吠不止的同时紧紧追逐着那辆车,待到追出一段路后,才意兴阑珊地走回来。每天这样奔来奔去几十回,不仅练就了她嘹亮的嗓音,还铸就了她健壮的体魄。或许从心理学的角度,这种我们人类看似十分愚蠢的行为,可以给其堂而皇之地安上一个“占有欲强”的正常表现。
还有一次过年,我们交小型烟花放在地上,绽放的点点火星在黑暗中尤其璀璨。“呆呆”突然一窜而上,与烟花“扭成一团”。烟花落尽,悄无声息。“呆呆”高昂着头,走向远处,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被烟花烧灼的小洞。让人对她哭笑不得之际,更是爱上了她的呆憨之态。
呆呆,憨憨之态。

《狗 杨沁怡》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