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何樱嘉

一到暑假,整个人呈现出来的都是一种懒散的状态,像蜗牛所在自己自己壳里一动不动那样窝在家里,躲避外面的炎炎烈日。

捡了张单人沙发,在有棱有角的地方摆上软软的垫子,人像练过缩骨功一样蜷缩在沙发里,脚跟蹭在沙发边缘,尽量卡在哪里,不让两条腿有晃荡的机会。

手中捧一卷书,茶几上摆上一壶煮沸的白开水,晾着。

蜗居生活就此步入正轨。

 

没有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也没有他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但个人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我和他的生活是一样的。

都是一种满足的生活状态。

不是非要归隐山林、归隐田园的生活才是一种依然的生活,这在现如今根本就不显示,有多少人能抛开世俗功名一心追求一种生活心态?一切的先决条件不过都是一个活着。

但在某一天中的某一个片刻,将自己的精神领域搬去“山林”,搬去“田园”,并不是什么难事。

 

蜗居生活,在书的世界里,蜗居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