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眼-何樱嘉

父亲叫我帮忙择菜,是一种长条的绿色植物,用常州方言叫来是“豆秸”。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择这种菜,但频率也不处于“经常”这种状态,因此当他提醒我注意虫眼时我刚好碰到一个虫眼。轻轻一拉,菜就变成了两段,断开的地方还有一条蠕动的虫探出了半个身体。我吓得立马把整根菜扔进了水池里。

有了心理准备之后再将刚刚那根菜拾起,将整个虫眼周围的部分全部择掉了。

因为是自家种的菜,没有打过农药,有虫眼的地方还真不少,我平常“金贵”惯了,通常碰到有虫眼的地方将周围很大一部分区域都择掉,就怕菜烧出来之后会沾染到虫子的不好。

择菜的过程不长也不算太煎熬,但是让我非常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我之前提到过我会把虫子在的很大区域都择掉,但是碰上有一根,择掉很大区域之后它竟然还是有虫子爬行过的那种棕灰色,不得不说比原来的颜色丑的太多。

难得我还有心情在那时想到了“一个人不怕学坏就怕去带领身边的一群人学坏”这种观点。细细想来好像确实是这样,“豆秸”择完之后一段一段长短不一,但那些都是好的,烧出来美味无比。天下之大人有所长有所短,很正常,不将棕灰色从自己身上蔓延都是好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