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胡炀炀

妈无意间提到了她的年龄,她说她已经四十多啦!

我惊觉,妈已经四十多了么?为什么在她身边的我一点也没有觉察到呢?

但是我发现妈变化很大。她去年夏天整了一个店,开始经营。然后她就要天天起得很早,又回来得很晚,还要经常烦心店里的事。然后她很多习惯和爱好都被放弃了,包括我的作业妈也很少问了,反正她改变了很多,她要致力于她的店。

我喜欢读阿狸的书,简单又美好。

《阿狸▪永远站》:有一辆巴士,载各种各样的人去各种各样的车站,阿狸要去永远站,可是永远站在哪里呢?不知道,因为没人知道永远在那里。

妈原来很爱看书,家里没什么事了,她就开始看书,妈过去也很喜欢看电视剧,书不看了,就看电视剧,要两样都不想做了呢,她就绣十字绣,总之妈会很多事情。她还会做园丁,她在一个高层楼房那点芝麻绿豆点大的阳台搭了四个大花架,牵牛花在上面爬得乱七八糟,更重要的是过去妈每天一定会辅导我的作业,帮我检查作业,可是店一开张,妈的生活习惯就没了,她不帮我检查作业了。

阿狸问了很多人,永远站在哪里?……………有永远吗?

“永远比时间多了一秒,所以永远站就在时间站后面。…可时间站在哪,我不知道。”

“永远啊,远得很那!到不了的地方就叫永远。”

“从来没有过永远,只有失散。”

“世界上从来没有过永远,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美丽的星星,它们也许早在被我们的看到的几百万年前,就衰老消亡了。”

人们有各种各样的对永远的见解,可是都指明,没有永远。

妈好多都变了,跟她的年龄一起突然间就消失了。

那永远到底存不存在呢?阿狸现在想这个问题,看来是没有永远的了。

偶尔妈也会回来得早,给我们烧饭。

比方说某天回家,我就听到一种久违又熟悉的锅铲声。那估计是妈在做晚饭。果然是妈。

不过拉开厨房的时候,氤氲的雾气和饭菜暖和的香气让妈的侧影有些模糊。妈低着头专注地煎炒锅里的菜,那么认真,那么心无旁骛地炒那盘菜。妈动作依旧娴熟,她右手翻着锅铲,左手就拿起盐罐,掂了些许盐进去,又再翻炒,接着用平平的铲子稳当地盛了点汤料尝味。她看到我进了厨房,妈笑笑,回来啦?快去做作业!写字时头抬起来,不要佝偻着背,注意坐姿!快去,快……

圣诞节的钟声响起,阿狸不再寻找永远站,阿狸回家了,他轻轻地迈进屋子,不想还是被妈妈发现了:

“阿狸!回家后先去给我洗手!”

鲫鱼汤的香气充满了整个厨房。

“妈妈,今天我坐巴士去了很多地方哎!”

“是吗?”

“嗯,我是去找永远站了,但是每个人都不知道永远站在哪里。我现在知道永远是不可能到达的,是不存在的了。”

“有永远的啊。”

“在哪里?”

“我永远爱你啊!”

 

妈美好的青春年华不可能是永远的,因为年龄总要增长;妈精巧的手艺也不是永远的,因为它们总会因为老去而被遗忘;妈敏捷的才思也不会永远,因为这些总要离去。但妈妈的爱是永远的,因为,没有为什么。

《永远-胡炀炀》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