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近-霍欢

许多东西,都是只可远观,不可近察的。

——题记

这个暑假,因着妈妈学车的缘故,我们住到了乡下,当然,并未断网,于我,是极美好的。

以前品田园诗时,向往诗人笔下的虫吟蛙鸣,又因着看过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以为虫吟蛙鸣这些已然难寻。

而今,到乡下的第一晚,我便无法入睡。窗外池塘中的青蛙,毫无章法地叫着,此起彼伏,不知停歇。间有些小虫子的叫声,让我烦躁且不安,翻来覆去后索性披衣出门。

晴朗夜空上一轮弯月,墨蓝的夜幕上散着几点星星,倒算得上赏心悦目。我一时忘了蛙的喧哗,有些入迷地站着。

但是,总有些不和谐的东西出没——蚊子众多。没多久我就逃回了室内。裸露在外的皮肤多半遭到了蚊虫的侵扰,且奇痒难耐。

因着这诸多的原因,这第一个晚上,我是没有睡着。

往后几天,逐渐习惯了在蛙声中入眠,然而我再不向往那所谓的虫吟蛙鸣了。

 

乡下的生活有些枯燥无味。我每日的乐趣便在于捧着笔电上上网,看看小说。

LOFTER上诸位太太的文字极好,心中不免蠢蠢欲动。写了几篇文之后有人给我发来私信——

【太太要加入我们all乔群吗,群号是——】

心里非常惊喜,终于可以见到一些太太了。

然而加入了这个群之后我就后悔了。

曾经各种膜拜的太太们,在群里相当魔性,尽显逗比风采。

不过倒是讨教到了不少写作的技巧呢,这一点心满意足。

 

许多东西,远看时都非常高贵冷艳,近距离接触后才能看到真实的地方,尽管可能不尽如人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