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了惠州巽寮湾。

在下午四五点多时候,我们雇了一条船,出海。想在小岛上采集青螺。 来到小岛上,只见密密麻麻的青螺吸附在石头上。头皮一阵发麻。我想那些裸露在外的青螺估计已经晒干了,所以我选择去比较靠海水的地方挖。只见那些青螺紧紧的挨在一起,并且好像扎根了一样,需要用很大的力才可以将它们挖出。

海浪愈演愈烈,把大人们的裤子打湿了。暗暗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穿了一条较短的裤子。我抬起头看向远处,天空乌黑一团,就像煤炭一样。心里一惊,会不会就要下大雨了?我赶忙催促快点回港,能不能躲开这场雨。 在回程的路上,雨就如我所预料的下了下来。船上的发动机呜呜地响,仿佛是来安慰我们不用担心。雨水落在接触面上发出子弹一样的响声,也落在我们的心弦上。紧张!紧张!船像一条飞剑一样飞了出去。豆大的雨珠打在肉体上就想细小的针管刺入皮肤中。雨水将眼睛打得模糊了,双手捂住了脸。

我接受所有的洗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