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胜有声——黄卓然

来到这家小店,驻足。 店主常年不见踪影,据说是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可今天,却意外的在店里帮忙,于是,我便进去坐坐。 “皮蛋瘦肉粥,谢谢。”我轻声道。 “小姑娘,真会点呵。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回答的是那位老头。头发已花白,就连眉毛也带了些白,眼角的皱纹泛起涟漪。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老头亲子将粥端上来,在对面坐下。 “一个人啊?小姑娘。” “嗯,爷爷。”我边回答,边要去拿汤匙乘粥。 “小心点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黄卓然”

你拍一,我拍一……属于童年的歌谣,是我们玩的第一步。从过家家到老鹰捉小鸡,从角色扮演到跳皮筋,贯穿童年的玩法,从无尽头。 石头剪刀布!决出胜负,分组,起组名。然后再石头剪刀布一决胜负,谁先来第一轮,输的人自愿的服气的用脚撑住橡皮筋,要么四角,要么三角,勇敢的人先跳出第一步,来到一根前,一跃,一转,再一跃,一根过了。于是按顺序每根都跳一遍,再回到最初的地点,跳回去。 下面的队员受到鼓励,再继续跳下去 … 继续阅读“玩”

玩——李琰

玩 外公说:“时间快呀,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很少回乡下陪我玩了啊,想他们呀。” 确实,光阴如梭,我和哥哥都从到处造反的混世小魔王变为了懂事的孩子,学业压力不断增大,也很少回乡下陪外公喝喝茶,下下棋了。外公总念叨着见不到我们、想我们,又不能总跟外婆抱怨,时间一久,闷在心里,总归不好受,家里有只泰迪,倒是讨外公喜欢,外公也只能把藏在心里的想念和它说说。 每次从乡下回湖塘,外公的眼里,总是泛着泪光,外 … 继续阅读“玩——李琰”

玩——蒋卓

       当把世界的繁华玩尽,才发现自己只是在随波逐流。        或许玩本是出于简单,却不知何时开变了模样。        时隔数年,回到了外公家这个老院落,素墙黑瓦,是旧时的景象,只是,太过冷淡了。眼前似乎浮现起了我小时候的影子:抓蝴蝶、摘果子、玩竹蜻蜓……但是这个身影一蹦一跳地,渐渐走向了远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确实一切都变了,所有美好的回忆,不会再重现了。 … 继续阅读“玩——蒋卓”

玩——吴洋洋

这倒是近日的事情,或许是阅历所致,脑海中总浮现着一句话。 我们是茫茫宇宙中尘埃,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是否万物也被我们玩弄在股掌之间? 寒冬,行在风中,踏在冰上,偶尔侧目,瞧见白色流浪狗,说是白色,却染了污秽,草草一眼,没有细看,倒也没放在心上,便匆匆离去。 归来之时,再次侧身,那只白色的狗还在,瑟缩着,颤抖着,许是有时间,就端详而视。 他呆呆愣愣地待在雪上,钻在冰洞里,似是见我在看他,时而转着脑袋 … 继续阅读“玩——吴洋洋”

无声胜有声——刘雅萍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屈指间,流年暗转,奈何得,岁月如梭,白云苍狗。 此时无声胜有声。 春日,老街。 走在青石板的路上,阳光如一樽清酒暖暖照入人的心扉,不经意间,就从古墙之中,瞅出几抹翠绿。 坚守旧日,坚守文化,坚守简朴生活方式,浅相遇,心深藏。 乌篷船吱呀驶来,伴着船上母子的吴荣软语。道不尽的是思念,诉不尽的是温情。 似无声,无声胜有声。 侯门似海,亭阁水榭,水袖轻抚琴弦,一曲千古绝韵便在江南女子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刘雅萍”

无声胜有声——薛佳莹

与你,一起度过的流年,像极了曾经的电影,默片,黑白,凝满了叫作回忆的质材。 电影在记忆深处无声地播放。嘴角上扬,各种意蕴的笑,成了你在电影中最经典的表情。笑而无声,却胜过了一切回忆里有声的话。 你的手很巧,每日早餐吃完那碗洁白软糯的粥,你便在我的指挥下包各种各样的饺子,有的拧成旋状,还有月牙,圆边和波浪状的,摆在一起煞是好看。 白菜肉馅的饺子是我的最爱。一口一个,一连吃了十几个仍然不过瘾,嚷着还要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薛佳莹”

无声胜有声——陈木子

无声胜有声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题记 夜,浓浓的,墨一般,雾一般,裹着化不开的凝重,让人沉默。 不,不全是。有光,只有中秋才格外引人的月光,一年一次,凄冷孤寂,是泛光,是反光,惨白惨白,白得瘆人,没什么色彩,在暖洋洋的人造光晕下似有似无。 暖洋洋的,对,热情洋溢,暄闹晃人。靠能量支撑起来的城市,光彩照人,但内核空虚。不过我几乎与之无关了。 我看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陈木子”

无声胜有声——吴洋洋

她无声地笑了,眸中的笑意浓的要溢出,又隐约似是听见朗朗笑声,我却只瞧出藏得极深的无奈控诉。 母亲找我拔白头发的次数渐渐多了,她坐在我身前,微卷而隐隐干枯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我细细地翻找着发间的白雪,多而不密,指尖传来她的温度,有点痒,母亲静静坐着,不说话。在这午后,竟也漫不经心地找到几分莫名的乐趣。 “妈,你白头发真多。” “老了,老了……” 旖旎温馨的气氛有一瞬的冷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吴洋洋”